祁_我要当卡面来打

假面骑士中毒!然而不会产粮,哭了。连补十部最近有在二刷电王和build。
wizard磕爆晴历,我雷晴凛⋯exaid主帕梦帕和九梦九,build主兔龙兔,kiva主牙渡牙,faiz主巧木巧,ooo主映an,w主菲翔菲,电王主侑斗爱理,fourze主弦贤弦,drive主cha刚cha。
希望有人可以和我交换粮食,想磕晴历,侑斗爱理,弦贤弦巧木巧和渡牙呜呜。

除此站定了wz信良信不动了
一辈子待在冷cp的坑里……
诸君,我喜欢Hal Jordan!
cp基本上都能吃
以上x

【DBH】《Under The Light》<光明之下>(01)

#chapter.1
#西幻教廷AU。设定在同名tag里
#走部分原著向
#主汉康汉,有主角组
#ooc及bug致歉以及欢迎指出。

[1]

午后的彩绘玻璃窗透出绚丽而神圣的光芒,管风琴的乐声悠扬奏响。是谁在歌唱?为即将出征的战士传达神的祝福。

“教皇大人。”

撞击在漆白墙壁上的音符戛然而止,Markus叹了一口气,转过身,看着身着青绿披肩的神父紧握胸前的金色十字朝他行礼。

“「圣蜂」们都准备好了吗?”

“是的,大人。”

“让「猎犬」行动吧。”

这是圣战。

另一道门后的人在那位神父离开后缓缓登场。他身穿与方才神父同样的制服,浅棕色的双眼在光的映衬下显示出不同的色彩。

他说:“Markus,一切准备就绪。”

“Connor,我们究竟在做什么?”

教皇Markus与神父对视着,那双「神赐予的,如海洋与森林一般」的异色双瞳中饱含着担忧与看不透的情绪。他伸出手,而Connor阖眼,一并单膝跪地。手掌触碰他的眉心,他只是皱了皱眉,又睁开了眼。

“你确定吗?”

“是的,这是…命令。”

“…我会完成。”

圣战开始。

[2]

Kara怀抱着年幼的Alice坐在庭院的长椅上,黑色修女服的左胸上精细地纹着一只金色的蜜蜂——这是「圣蜂」部队的标志。

她微笑着,手背上是星碎的阴影与阳光,掌心一点点轻柔的抚过Alice的头发。这是个难得舒适的午后,在经过了Detroit漫长的雨季之后,阳光蒸发水汽带来的青草与泥土的气息总是让人放松。

而教廷与神并存,将光明给予弱小的人类。

Kara低下头,虔诚的在胸前划出十字。

“唔…Kara…?”

“抱歉,是我吵醒你了吗?”

Alice揉着惺忪的眼睛摇了摇头,她坐起身来,晃着她的小脑袋看向Kara。

“Kara,「圣蜂」们要做的事危险吗?”

“你喜欢听我唱歌吗?”

Kara温柔的笑着,伸手将Alice有些杂乱的头发理整,再微微探身在那光洁的额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我们歌颂神,也为神而战。我们保护神的殿堂,保护神的子民。如同蜜蜂。”

Alice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她看着Kara的笑容,在那一瞬间感觉自己和她一样幸福。

可是,蜜蜂在对抗侵略者的时候,也要献出自己的生命啊?

“听,教皇大人又在为我们祝福了。”

管风琴的声音悠扬,一直绕过了忏悔室的烛光,绕过了正厅的大理石柱,绕过了庭院里的数目,一直旋绕,直达天际,到达神所在的居处。

Alice安安静静的躺在Kara的怀里,和她一起闭上眼睛去聆听。她知道Kara的回答,即使她没有将这个问题问出口。

——我将献出我的生命。为了神。

[3]

“嘿!醒醒,醒醒!老Hank,看看谁来找你了!”

“就算教皇来找我也让他滚…”

“Mr.Anderson.”

Hank瘫倒在酒馆角落的沙发上,他用昨天领到的金币好好的喝了一个晚上的酒。后果就是现在的老神父头疼欲裂还没有从宿醉的快感中脱离而完全无法起身。

他的脾气镇上的人也是略有了解的——千万别去招惹被酒精勾走侍奉主的魂魄的Hank。

所以一杯凉水直直浇到他的脸上时,Hank还没反应过来。

“My name is Connor,Mr.Anderson.”

“我是你的新搭档。”

操蛋的教廷,他不需要一个会用水将他从醉酒之中喊醒的该死的搭档!

“快滚!我不需要什么搭档!”

“实际上,「恶魔」出现了。我来辅助你解决新的问题。”

其实Connor根本不需要解释,他身上还没有完全消失的蓝血就已经表示他说的话了。根本没有人敢拦住他的去路,这也大大减小了他找到Hank的难度。

“什么垃圾…快把你那一身清理掉。这里没人欢迎你!”

所有人都厌恶「恶魔」,即使是会消失的蓝血也仿佛带了什么瘟疫,而身上带着这些东西的就如同行走的传播者。

Hank还是强行被Connor从沙发上拖了起来。即使他依旧在不断的开口骂着以做没有意义的反抗。

“我在十分钟前接到了新的任务,你必须和我一起去,Mr.Anderson。”

“该死的教廷…去他妈的搭档!”

Connor不对Hank口中的任何谩骂做出回应,直到Hank喊累了,他也将Hank拖到了他的家门口。

“和我解释清楚你这幅样子出现在哪里的情况,否则我是不会出门的…!”

[4]

就在与教廷预定的地点所差无几的西边,那里是一片村庄的废墟,是因为「恶魔」的袭击而毁灭的。

在去找Hank之前,Connor得到的信息是某个小女孩与父母走散,独自一人留在这里,结果成了恶魔的目标。

这种人,除了被暗骂愚蠢以外,还能被贴上如何的标签呢?

过于阴暗的森林,只有些许光斑象征外在光明。交织的树枝犹如恶魔的尖牙厉爪,仿佛下一瞬间就会向他发动袭击。Connor胸前的十字架上闪着纯白的光,撩起的黑袍下摆掩盖银色枪口的寒意。他面无表情,为了最短的距离,穿过这片被称为禁区的森林,无视倒在地上的腐烂尸体,抵达目的地。

只有风声喧嚣的寂静村庄,隐隐约约传来了骇人的吼叫。Connor知道不能再耽搁了,他躬起身体,脚下发力,一个箭步冲了出去。他能根据那一丝丝声响判断出大致的方位,繁杂而又绚丽的法阵在他棕色的眸中闪过。

Find it.

犹如人们在故事中编造的那样。黑色的膜翼盖住了窗口照进的日光,扭曲的面庞上是无法分辨清晰的褶皱皮肤与漆黑双眼。而那双尖牙利爪之下是抱着玩具颤抖的女孩。

“离开她。”

恶魔惊觉,抬起头来往后望。它嗅到了别样的气味。比如魔晶,比如…

破开空气的子弹在恶魔的眉心上开出了一个洞。它张大了那张嘴僵直在原地,只是单纯的丧失了行动能力。深蓝的液体随着子弹溅在了它的身后,女孩的眼神满是惊恐,甚至不敢伸手擦掉脸上的液体。

“愿你安息。”

Connor的声线没有起伏,他走上前,伸手洞穿了恶魔的心脏。躺在他掌心里的是闪着微光的魔晶,还有滴落并消散的蓝色液体。

他张嘴嗫嚅着,魔晶随着Connor渐扬的声调,光芒盛放。那些原本该消失的液体犹如被召唤,全数归回魔晶之内。

他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但明显还有一点点,在意料之外的状况。

女孩惊恐的眼神指向了他,明显方才的场景已经对她尚未成型的世界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那不是该被知道的东西。

Connor笑着,他不打算对于将要忘记这段经历的人温柔,所以配上沾在他面庞上的深蓝液体,那笑容带上了一丝丝,令人恐惧的残忍。

“Good night,girl.”

那修长的手点向女孩的眉心。带着法阵,抹去了她不该知道的事情。

[5]

Kara整理好自己的仪容,她最后蹲下吻了吻Alice的眉心。

“好好留在房间里,好吗?”

“Kara…一定要回来。”Alice紧紧揪着Kara的衣摆,她不希望她离开。

“当然了,Alice。我会留在教廷,「圣蜂」是不能离开这里的。”

神眷顾的的庇护所,将由他们自己来守护。

Kara紧紧握着十字架,她低下头,虔诚的为她至高无上的神颂起赞歌。上百人的悠扬歌声仿佛穿透了管风琴的音符,向着四面八方而去。

教廷始终沐浴在阳光与温暖之下。

[6]

除却抗议游行的那些人,围观的群众就已经将教廷的大门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起来。

“异教徒。”

Markus听见身边有个声音在反对这些高昂的谩骂。他们在喧嚣着教廷是骗子,是披着神的光辉的恶魔。

North与Markus一并站在窗边,向下俯瞰渺小的群众。「圣蜂」们的歌声从这一头传到那一头,为整个教廷覆上了一层隐约的金色屏障。而抗议的蝼蚁不仅被骑士们挡在门外,也根本不可能穿越那道屏障。

“North?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

头发被挽到一旁的女人露出嘲讽的笑,她举起手,朝着为首最大声的那个人收起了无名指和小指,眯起眼看着。

“砰。”

“你不需要出任务吗?”

Markus坐回桌前,他提起羽毛笔开始写信。只是随意的和North搭着话。「圣蜂」在吟唱,「猎犬」在狩猎,只有North仍旧留在教廷里,她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这正是让她昔日战友Markus感到头疼的一点。

“我会去的。”

“Markus.”

North看着从暗道进入Markus房间的Connor,笑了笑,挽过耳边的垂发,将搭在窗台上的无指手套戴上。

“看来我该走了。”

她在经过Connor身边时伸出了手,与面无表情的神父击了掌。

“嗯哼,事情还真不少。”

Markus目送North关上大门,Connor斜靠在窗边看着下面的群众。

“怎么了?”

“「圣偶」,爆炸了。”

Connor微不可闻地皱了皱眉。这是本不该发生的事情,但确实是发生了。

“「恶魔」们也开始活动了。”

他撩起黑袍下摆,取出别在腰间的容器。里面浅蓝的液体里悬浮着一块魔晶,隐隐看得见过于浓郁的魔力沉淀成闪烁的光点,在晶体内漂浮。

“…嗯,知道。你的任务,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

Connor阖起眼,静静聆听声调起伏的吟唱。

“这是我们的宿命,Markus。”

Connor突然开口。

“丹尼尔不会是唯一一个牺牲者的。”

可一切早已注定。任何人不过都是丝线上的木偶,在聚光灯之下,在黑暗中起舞。

“我会为他祝福…什么都没有变,Connor。”

Markus抽了抽嘴角,看起来在笑,又似乎是悲伤的模样。

“我去完成我的任务。”

喧闹仍旧从楼下传来,房间里只剩下Markus一个人。

他低下头,闭着眼皱起眉,将手中的魔晶放在胸前,静静地叹息。

“愿你安息,Daniel.”

他在为已经听不见的同伴哀悼。

—TBC—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