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_我要当卡面来打

假面骑士中毒!然而不会产粮,哭了。连补十部最近有在二刷电王和build。
wizard磕爆晴历,我雷晴凛⋯exaid主帕梦帕和九梦九,build主兔龙兔,kiva主牙渡牙,faiz主巧木巧,ooo主映an,w主菲翔菲,电王主侑斗爱理,fourze主弦贤弦,drive主cha刚cha。
希望有人可以和我交换粮食,想磕晴历,侑斗爱理,弦贤弦巧木巧和渡牙呜呜。

除此站定了wz信良信不动了
一辈子待在冷cp的坑里……
诸君,我喜欢Hal Jordan!
cp基本上都能吃
以上x

【DBH/Hanconhan】《Good Night.》

【DBH/Hanconhan】《Good Night.》

#cp汉康汉无差
#私设众多
#ooc及bug欢迎指出
#时间线人类与仿生人暂时和平,51存活到最后


OK?



————————————————

他在雨中徘徊,那把伞上落下的雨珠连成一到幕布,映着似乎遥远的灯光昏黄。

他静静地低着头,看着那束在雨伞遮蔽之下而免于遭受暴雨摧残的玫瑰花,缓缓地勾起了嘴角。道了一句晚安。

Good night.

————————————————

“副队长,我想你可以参与这次的行动。”

那个该死的仿生人又一次不着声色地将他桌上的高热量“不健康”食品推到一旁,转而在他的面前放上一叠资料。

但Hank看也不看一眼就将那些东西推开了。

“Connor,人要学会服老。我不会再参加任何与红冰相关的行动。”

警局里最近人人都在讨论这档子事,他还能不知道?

Hank也不记得自己是在谁的尸体前发过誓,再也不去碰这要人命的东西。总而言之,就如字面意思,他恨透了这个带走他的队友,他的妻子与孩子,还有那些无辜生命的的万恶之源。

就连  也在他的拒绝和眼神之下也放弃了让他加入的想法。

Hank不太喜欢咖啡的苦涩,即便往里面加上五包白砂糖也一样。但警局里可不会提供可乐,他凑合着拿起一旁的瓷杯灌了一口会被Connor判定为糖分过高的咖啡,皱着眉继续看他的电脑。

“但是,副队长,这次行动成功,则有利于增加你在警局现在已经岌岌可危的声望程度以及你在这几乎无所事事的每天中近乎直线上升的体脂率。”

“哦那些该死的和我有什么…”

“我希望你可以晚点死去。”

这句话本该在“小声嗫嚅”的范围内。甚至不该有人听见。可汉克听见了,一字不落,一清二楚。于是他皱起了眉,朝着Connor摆了摆手。

“够了你这个只知道任务的仿生人,现在离我远点儿让我好好看完这些该死的数据!”

Connor看见了Hank压在那叠资料上的手。

————————————————

Hank到家之后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他难得一次在局里待到这么晚不是因为睡过了头。

Connor闭着眼在沙发上端坐着,倒戈于仿生人的Sumo一如既往地窝在他的脚边。

Hank从门口进来的时候甚至还闻见了一丝丝的食物香气,即便不是他热爱的那一种也足够在一大堆的工作之后勾起老Hank的馋虫。

“晚上好,副队长。我已经帮你放好了热水,吃完夜宵你就可以去洗澡了。”

Connor突然出现在一边沉思一边嚼着东西的Hank背后,吓得他差一点噎住。

“…!嘿!Connor!别这么吓人!”

“我没有掩盖脚步声,也没有进行任何突然的喊叫对你进行精神上的惊吓…”

虽然Hank非常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但他还是得承认,在这样的“过度劳累”之后,Connor的那些烦人的话也可以变得很可爱。

所以他也难得的选择了不予回击,而是沉默着吃完东西,走上楼脱掉衣服将自己泡在浴缸里。

Connor站在楼梯边上,看着Hank打着呵欠握着扶手走上楼的背影,黄色在他的额侧一闪而过。

Hank不知道这算是什么——漆黑一片?还是纯白的空间?他感觉自己在坠落,许久未能体会到的感觉从某一点蔓延到全身。像是剧痛,又像是极度的舒适,犹如解脱。

他的眼前是他的妻子和儿子。他们在笑,正坐在地上摆弄Hank刚用工资买下的玩具。Hank想要过去拥抱他们,但又在原地站住了脚。反而是双手环胸,嘴角勾起无奈的笑。

什么声音在耳边作响。Hank皱了皱眉,细细去听,是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仿生人合成的声音。

他说:

“…Lieutenant…”
“No,Hank.”
Have a nice dream.

——————————————————

“副队长,你确定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哦Connor别总像个老妈子一样对我说这句话好吗,我还知道怎么给枪上膛。”

出任务之前的准备环节,每个人都尽量避免将眼神瞥向Hank。因为那实在是…

Connor正从数据库里整理出所有的资料在Hank身上进行触摸检析。即使大家都知道这位是仿生人,他们还是忍不住用过多的延展性思维去看待这样的画面。

“够了Connor…!”

“检析完成。”

哦这台该死的塑料东西绝对是刚好算好时间的…!

他给了Hank一个微笑,即使那像是强行撑出来的嘴角上挑。

“副队长,一切就绪。我会在你身边的。”

————————————————

“注意,对方的人数约为情报里说的两倍…”

“是二十八个人。据分析,每个人都配有经改装的枪支,房间内的弹药是我方的3.2倍。”Connor的声音传到了每一个队员的耳中。

刚进入这块区域他们的耳机就开始杂音不断,毫无疑问是信号屏蔽。但有Connor在,也不知道他怎么折腾的,总之是将全队的信号又重新链接了起来。

“该死的…”

不知道是谁的咒骂声在耳机里响起。

“计划变更。”

即使大多数人都仍对仿生人抱有抵触情绪,但在这种时候,相信一下科学的力量也是未尝不可的。

“引起巨大声响以及破坏有86%的可能引出12个人。屋内的16人会进入警戒状态。A组对被隔离的12个人进行击杀,B组埋伏在屋后,C组从前门强攻,狙击手准备击杀窗边的两人。”

“而你,副队长。”

Connor转头看向身边的搭档。

“你负责保护我的安全。”

“Connor,我希望这是你新下载的开玩笑程序。”

“不。这是计划的一部分。鉴于你的身体情况,心理状态,以及我在破解那台电脑里的信息时可能会有5秒的无法行动状态。我需要你保护我。”

“我拒…”

“各单位注意,行动开始。”

准备用于撤退遮蔽地方后路埋下的炸弹成功实现了第一步计划。Connor看见了窗边两个人刚刚站起就瞬间倒下,耳机里是狙击点传来的完成。B组C组已经开始行动。Connor站起身来。

“副队长。我需要你。”
只有你能保护我。”

Hank根本不想去看那双棕色的眼睛,也不想去在意闪着黄色光芒的LED灯。他咂了咂舌,微微躬下身握紧了手中的枪。

“跟好了。”

枪与炸弹齐奏的声响中,突然插进了急促的呼喊。

“有人中枪了!”
“谁?谁中枪了?!”
“Hank·Anderson.根据判断,子弹伤到了他的胸神经。我已经呼叫了救护车。”

任务完成。”

————————————————

他们拒绝让Connor去探望Hank。

是啊,谁会允许一个在搭档倒地中枪的时候依旧冷静不变的机器人去探望他的搭档呢。

但仅仅是一句禁令怎么可能拦得住这位最先进的RK800?

他开始搜查Hank所在的位置。

他在Hank身上定下了特殊的标记。其实说是追踪器也不为过。

处理器显示,Hank在西郊的一块荒野之中。

Connor的指示灯在红色中静默了数十秒,随后迈开了脚步。

西郊的荒野——那里是一块墓园。

————————————————

那群狂妄自大的人类永远不能明白Connor那一瞬间的心情。

是恐惧,是悲伤,是惊吓,是悔恨。是一切他本不应该体会到的负面情绪。

Hank中弹的那一刻,他只感觉连拷贝下来的庞大数据流都化作了虚无。什么枪声爆炸声,什么敌人友方,什么该死的任务和红冰。他全部都不知道了。

好像是被重建数据化了一样。硬盘里只留下了Hank·Anderson一个人的信息。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人类说的“走马灯”,如同电影情节一幕幕在他眼前闪过的过去让他一瞬间拥有了想要流泪的冲动。于是机体内储存的液体溢满了眼眶,顺延他脸颊的轮廓,砸落在地面上。

“Hank!”

腰间佩戴的枪给予了他置敌方于死地的能力。返回屋内的三个人被精准的三颗子弹解决。其中一个人失手在Hank抽搐的腿上开了一枪,被Connor从头到脚每一个要害处都嵌进了一颗子弹。

他爬到Hank的身边,即使这是计算中最慢的方式。他撕开自己的衣服试图替Hank包扎。Hank微眯的眼中似乎有什么Connor读不懂的情绪,但他来不及在意。他的软体提示近乎崩溃。

这根本不像他,不像那个“Connor”。
但这又是他,最真实的“Connor”。

————————————————

小子。

还有多久到晚上?

…还有七小时二十三分钟五十四秒。

够了,到时候记得和我说一句晚安。

————————————————

Connor在雨中徘徊。Detroit又开始下起了它连绵不断的雨。那把伞上落下的雨珠连成一到幕布,映着墓园门口的灯光仿佛遥远而昏黄。

他静静地低着头,看着那束在雨伞遮蔽之下而免于遭受暴雨摧残的玫瑰花,缓缓地勾起了嘴角。

「我会在你身边的。」

他的处理器正在一秒一秒地为他精准地报时。

“副队长,到晚上了。”

Connor静静地笑着。他蹲下身,在那座刻着“Hank·Anderson”名字的冰冷墓碑上留下了一个他不曾给予这墓碑主人的迟到的吻。

Hank不会知道,他随手丢给Connor的衣服现在在他的身上正合适。也不会知道,Connor视那件衣服犹如珍宝。

“…Lieutenant…”
“No,Hank.”
Have a nice dream.”
Good Night.”

他会梦见他的妻子与儿子。但他会梦见他吗?

Connor闭上了双眼,仿生人的皮肤表层正在一点点褪去。他微笑着,发自“内心”的微笑着。

他的身体弯曲着,手也弯曲着,紧握着那把伞,挡住了那座墓碑本该淋受的所有风雨。

他很快就会知道了。

————————————————

RK800,51号。
失去动能。
判定,报废。



—Fin.—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