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_我要当卡面来打

假面骑士中毒!然而不会产粮,哭了。连补十部最近有在二刷电王和build。
wizard磕爆晴历,我雷晴凛⋯exaid主帕梦帕和九梦九,build主兔龙兔,kiva主牙渡牙,faiz主巧木巧,ooo主映an,w主菲翔菲,电王主侑斗爱理,fourze主弦贤弦,drive主cha刚cha。
希望有人可以和我交换粮食,想磕晴历,侑斗爱理,弦贤弦巧木巧和渡牙呜呜。

除此站定了wz信良信不动了
一辈子待在冷cp的坑里……
诸君,我喜欢Hal Jordan!
cp基本上都能吃
以上x

【DBH/Hanconhan】《Please.&Sorry.》

【DBH/Hanconhan.】《Please.&Sorry.》

#cp汉康汉无差
#私设众多
#时间线仿生人赢得自由,Connor存活到最后
#ooc及bug欢迎指出
#乱写无主线…

OK?

————————————————

Connor一个人坐在沙发上,Sumo蜷在他的脚边,Hank在楼上的卧室里呼呼大睡。

Detroit的雨似乎从没停过,只是一直不停息的在降落。但Detroit的雨天是最像这个地方的时候。只有灰与黑交织的,惨白灯光加以点缀的,没有一丝生机的地方。

Anderson家里还是一样的混乱,酒瓶横着竖着散落了一地,桌上是隔夜的高热量不健康食物和饮料,还滴着水的洗碗槽里,不知道放了多久的脏碗筷浸在满是油渍的水里。角落的垃圾桶翻倒出一些积年累月的垃圾,有些已经开始发臭了。

Connor额侧的指示灯一直在闪烁,黄的几次,蓝的几次。他不在待机状态,他只是在切实的闭眼去处理某一件让他棘手的事情。

让RK800觉得处理困难的事情?

——在和Hank从厨房的地上手脚纠缠着扭打到了客厅的地上之后,Connor开始独自思考,思考他究竟怀有如何的「感情」。

————————————————

这一场战争究竟是如何开始的,在Connor的记忆储存中似乎没有任何兆头。只是Hank喝醉了,他制止了,似乎他的话语之间有什么触怒到这位被酒精麻痹而神志不清的老警探,就像是之前多次的对峙。Hank抓起Connor的衣领,将他按在冰箱门上。但这次他没有止步于怒瞪和开口劝诫,Hank的拳头直直的砸向了仿生人的皮肤表层。

原本Connor只需要乖乖地被打几拳或许Hank就会消气停手。但他没有,于是Hank也没有。

Connor强行从Hank的手中挣脱出来,还给Hank结实的一拳。于是他们开始扭在一起,拳打脚踢。撞开了酒瓶和桌腿,还踢翻了墙角的垃圾桶。Sumo在一旁不停地吠着,或许在劝架,但他们两个显然听不进去。

但Connor的近战技术到底比不过经验丰富的老警探。他敢保证自己的机体外壳被打的有些凹陷了,于是最后他选择了保全机体几率最高的一项行动——他拿起在旁的一瓶水往Hank脸上浇了过去。

“Wake up!Lieutenant!I'm Connor!”

就如他以往叫醒昏迷在厨房地板上的Hank那样。

不知道是这句话起了作用还是Hank累了。他挥下最后一拳,然后从Connor身上翻了下来,靠在沙发边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一切又似乎回到了最初的那个雨夜。

他扶起Hank,在对方那可以被忽略的哼哼唧唧下到达楼上的浴室。帮他洗一个热水澡,换好衣服,再送到床上。

Connor推测Hank在洗澡的时候就该清醒了,但Hank没有说话,那Connor也不会开口。

除了屋外的雨,一切都很安静。

如果要修复机体,他得等到第二天的早晨。而现在,Connor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他开始思考人类曾经最初思考过的问题。

————————————————

为什么仿生人会产生自我意识与复杂的感情?

这样的感情是否也只是某种复杂的程序设定?

Connor低着头,他还有四个小时二十三分钟——在Hank醒来之前解决这个问题。

但,这样的问题终究是无法得出结论的。

Connor只觉得头痛。或许是他的处理器超负荷运转了,也可能是其他什么原因。

他搞不明白。

人类将「心」称作情感储存的地方。可所有的心理冲动不过是大脑操控,激素调节所产生的。那么,假使仿生人的处理器与人类的大脑功能相似,那么产生情绪也不足为奇。

Connor在承认自己是个异常仿生人之后花了很久的时间才接受了处理器里,那些0与1组成的,管道与管道之间传输的,最为强烈的「情感」。

——那是他对Hank深沉而热烈的爱。

他们总认为,Connor开始像一个人了。但他对于情感就该像是初生的婴孩。他应该是理性的代名词,他应该对于感情带有懵懂的意味。

He's a robot.

He's a machine.

这是名为「机械」的爱意。

无人可以凭借他的冷酷就擅自断定他对于感情是不同的。

不像Markus对North的爱,也不同Kara与Alice的爱。

他也拥有独属于他的爱。

被压迫的越久,在释放的那一刻就会越激烈 。

他自己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事实上——自始至终,他最突出的感情就是“爱”。

那被隐藏在机械冰冷之下炙热的爱。

过去的人类喜欢写机器人与人类相爱,但爱这份感情对于机器来说来过庞大而最终使其报废的故事。

Connor睁开了眼,黑暗不会成为阻碍视线的因素。他没有使用内检功能,而是通过眼部视觉部件去观察自己的机体。

他似乎,确实,感受到了负荷。

他不知道如何去表达他的爱。

他依旧在使用“please”和较为机械化的语气而不是含糊不清的线索,因为那样能使他分析的思路更为清晰。

爱这种不要说是判定方法,就连概念都模糊不清的东西,该如何去分析,去表达?

Connor想到,他该向Hank道个歉。不带任何的理由,不用在“sorry”后附加“但我的回击是因为自我防卫”和“你确实摄入了过多的酒精”。

就只需要一句简短的“sorry”。

其实Connor爱着一切。

他爱这个世界,爱Detroit的雨天,爱Sumo。

但他对Hank的爱总是有这么一点点不同的。

他会放弃任务首要目标而去保全Hank,也会在濒死的时候向他求救。从一开始他就不像是个正常的仿生人。只是他不愿意承认。

————————————————

当Hank扶着剧烈疼痛的脑袋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窗外的雨小了很多,淅淅沥沥地敲打着窗户。

“早上好,副队长。”

不待Hank回复他,Connor就先走近了床边。

“今天还没有接到案件通知,你愿意出去走走吗?”

Hank看着他手里的衬衫和裤子,又看了看他的那双眼。阳光破天荒的穿过了云层,透过了细微的雨幕与玻璃射进了屋内,映在了那双纯黑的眼中。

“该死的仿生人…”

即使说出“No”他也会被那接下来的一大长串数据和理由弄得头昏眼花和烦躁。

他只能这么咒骂。

————————————————

他们走到了某条令人熟悉的街上。

“Hank.”

I'm sorry.

Hank连头都没转,一副仅仅兴趣平平的样子。

“But…”

哦该死的,那张嘴就不能消停然后好好走这段该死的路吗。

Hank看见了他额侧的指示灯从蓝色变成黄色甚至闪起了红色的光。

Please.”

Believe I LOVE U.

————————————————

这就是当下最先进的RK800,康纳型警用仿生机器人。

在思考了一个晚上之后想出的最好的答案。

—Fin.—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