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_我要当卡面来打

假面骑士中毒!然而不会产粮,哭了。连补十部最近有在二刷电王和build。
wizard磕爆晴历,我雷晴凛⋯exaid主帕梦帕和九梦九,build主兔龙兔,kiva主牙渡牙,faiz主巧木巧,ooo主映an,w主菲翔菲,电王主侑斗爱理,fourze主弦贤弦,drive主cha刚cha。
希望有人可以和我交换粮食,想磕晴历,侑斗爱理,弦贤弦巧木巧和渡牙呜呜。

除此站定了wz信良信不动了
一辈子待在冷cp的坑里……
诸君,我喜欢Hal Jordan!
cp基本上都能吃
以上x

【DBH/HanConHan.】《异种》

【DBH/HanConHan.】《异种》

–cp汉康汉无差
–是个只看过实况三线完美结局的新人
–私设众多
–bug和ooc有,欢迎指出。
–5000+预警

「请在阅读过程中保持您的情绪稳定,LED灯显示为蓝色。谢谢合作。」

OK?

————————————————

“艹!该死的鸽子!快还给我!”

当Connor按照标准的路线站在Anderson的房门外正准备敲门时,有什么传递着人类暴躁情绪的话语从后院传来。他本不想关注,但是连续敲了四次的门和响铃也无人回应让他不得不绕到后院去看看他的搭档究竟在做什么。

“早上好,副队长。损坏窗户的费用会由模控生命承担。半个小时前已经有三件关于异常仿生人的案件资料传输过来。你现在最佳选择应当是立刻开始工作。”

确实了敲窗户也无法吸引那位看起来正为了捉一只鸟而四处乱跳的副队长的注意力后,Connor选择了最直截了当的方式——他破开了Hank的窗户。

“什么?!该死的…嘿!等等!你给我回来!Connor,快抓住它!”

Connor的分析中,Anderson愣了2.68秒之后的第一反应是去下意识的咒骂,短暂的注意力再次回到了那只灰白色的飞行动物身上。

“Got it.”

在人类眼里一秒都不需要的复杂路径计算后,Connor翻上了Hank的桌子,藉由窗户被打开而流动的空气,鸟类的行动轨迹中卡进了一只仿生人的手。

“哈…该死的鸽子…”

Hank看起来已经疲惫不堪,他扶起一旁的椅子气喘吁吁地坐下,看着Connor双手钳制住那只挣扎的鸟站到他的面前。

“事实上,副队长——那并不是鸽子,它属于雀形目的鸦科——它是一只乌鸦。”

“哦,等等。你告诉我,这只到处乱飞的,全身白色还抢走了我的东西的家伙是只乌鸦!?”

“是的,副队长。白鸦的存在极其罕见,在底特律还未存在过白鸦的发现记录。依照你们的说法,你或许会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

Connor平静的声音里带上了分析的意味。他额侧的LED灯转动着蓝色光芒,双眼盯着朝着一旁翻起抱怨的白眼,谴责生活对他如此劳累的Hank。

“去他的狗屁眷顾,这鬼乌鸦刚刚抢走了我的…”

“好的,给你,副队长。这是你的…戒指?”

Connor摘下了白鸦口中衔着的物件递给了Hank。在快速的分析中他判断出了那枚戒指是Anderson夫妇的结婚戒指。这是属于Hank的那一枚。

他或许可以选择由此借题发挥来激励这位活的像是老年落魄穷困单身汉的警探。但Connor终止了这个行动,选择了不作任何评论。

“谁知道那天杀的乌鸦为什么要针对这玩意儿!”

Hank也并不打算透露有关这枚戒指背后的任何一点故事。

“乌鸦喜欢闪亮的东西,他们甚至会叼走你的剪刀——只要能反光。”

Connor走到破碎的窗边松开了手,看着那只白色的乌鸦展开双翼乘风离开。他转回头,看见Hank正摸出他口袋里的硬币。那枚在电梯上,从Connor手里没收来的硬币。

“副队长,你可以…”把它还给我吗?

没说完的话被翅膀的扑棱声打断,仿生人的皮肤感知到异常的气流流动,下意识的侧开了身。

又是那只白鸦。

“嘿!你这该死的…”

Connor预料到了,但是他的机体反应来不及去阻止那只白鸦的行动——它发出了属于鸦科的沙哑叫声,随后张嘴,借着俯冲的轨迹叼走了没有反应过来的Hank手中的硬币。

这下它真的飞走了,灰白的羽毛几乎要和底特律那黯淡无光的天空融为一体。

Hank愣了一会儿,突然哼哼着笑了几声。

“副队长,你在笑什么?”

Connor将望向天空的目光收回,重新放到他的任务搭档的身上。

“哈哈…没有别的意思。Connor,我觉得那只乌鸦真像你。”

“…?”Connor微微歪头表达自己的疑惑,“副队长,从各方面来说,我与那只白鸦都没有相似之处。”

“我是说,你们都喜欢硬币…算了…”

Hank显然放弃了和一个不存在幽默感的仿生机器人聊这种话题。他随意地打了一个呵欠,摇摇晃晃地走上楼。

“副队长,我们应该…”

“哦够了,闭嘴。你总得先让我穿好衣服洗个脸!”

Connor没再说话,他转头看着厨房里的一片狼藉,甚至能根据他对Hank的了解重建出昨晚的场景——喝醉了的Hank或许开始念旧,他拿出了他的戒指,但还没来得及多想就先被酒精麻痹昏睡过去。

结果?结果就是戒指被这只不知从哪飞进来的乌鸦叼去了。

再让Hank酗酒他会先在让子弹穿透太阳穴之前就因酒精中毒而亡。

这是Connor最终得出的结论。

————————————————

“我们来之前对方还未能持有武器。”

Connor站在拐角后对着堪堪躲过一颗子弹的Hank开口。解释这件事的原因是Hank刚刚正对着空气破口大骂。

这是一场规模不算小的动乱。

被击倒的几个警卫腰间带有手枪,那群异常仿生人也在警卫室里找到了子弹。场面一度十分混乱。普通的员工已经撤走,而他们的大部队被拦截在了距离他们两层楼的休息室。现在,只有Connor和Hank通过Connor找到的另一条路线待在了异常仿生人们所在的第58层——掩体众多的办公区。

枪声之中混杂着轻微的脚步声。Connor微微侧头,分辨着嘈杂中的寂静。

“副队长,十一点钟方向,有物体靠近。”

他压低了声音对着紧握着枪的Hank开口。那双蓝色的眼睛里难得藏起了平时的懒散和漫不经心,犹如狼的锐利仍能看出他年轻时的风采。

Hank的心跳剧烈的他自己都听的见。

即使在刀尖生死上走过这么多回他依旧会紧张,而并非是他握上左轮手枪即将迎接死亡的那一种释然与放松。

因为他现在隐隐约约似乎找到了新的,能支撑他活下去的原因和意义。他决定去亲自探究一下这件事情的可能性。所以他必须保证自己,以及他的仿生人搭档能在这里活下去。

 Hank已经深呼吸了四次,心率超出了正常水平,他的肾上腺素在飙升。这对他的神经会造成不小的压迫。

Connor眨了眨眼,整理起分析到的数据。他看着背对着他,正扫视周围环境随时准备开枪的人,突然拥有了一种过分奇怪的想法。

他在担心。或者说,害怕。对于他的副队长,对于Hank而产生的…情绪。

这是不可能存在的。

Connor立刻从数据库中为这足以描述的奇特词语找出了解释——Hank不能存活,他也就无法存活。而因此无法完成任务。

而他需要完成任务。即使他可以随时牺牲。

是的。

Connor在脑中为这一条数据流留下了肯定的标记。

“副队长,活动迹象消失。”

在先前那句报告之后的两分钟,特殊的脚步声突然消失。就连枪声也一并消失不见。整层楼一下子静的出奇,只剩下Hank的呼吸。

一切只在一秒钟之内决定。

没人躲得过飞速而来的子弹。即使是最新型号的警配仿生人。

怎么来的!为什么会这么突然!Connor来不及反应,他只能下意识,只能遵从机体系统反应,背对着子弹的方向扑向仍在转头的Hank。

中弹后的数秒,Connor将体内的受损线路以及损失的蓝血速度扫描计算分析了个干净。他看向身下的Hank。银发的警探此刻轻声哀嚎着,他的腿部中了一枪。

开枪的异常仿生人消失在了不知哪一个办公桌之后。Connor咬了咬唇角,这是设定当中他的一个思考标志。

脚步声消失的方向是十一点钟的23米处左右。但刚才的枪声月大致是从六点钟方向传来的。

他知道不存在分身术。但是,仿生人?

Connor此刻只想狠狠地将拳头砸在地上,他的眉头皱起,露出愤怒的表情。他一时间竟然无法承认,是由于自己的疏忽排除掉了另一种可能性——两个仿生人的动作是同时进行的。而十一点钟的脚步声更重,足以盖过同时响起的六点钟方向的声音。

“Connor?哦天,你受伤了!”

Hank扶着桌脚坐起来,咬着牙为他的腿进行最简单的处理。但Connor,他伤的要更重一些。但好在他也躲过了一下。他的左手上臂和腰侧都沁出了蓝色的痕迹。

Connor用了最简便的办法暂时止住了外流的蓝血,但线路的损坏造成的部分行动迟缓却没办法修复。

他突然站起身来。

“嘿!Connor!你要做什么!”

Hank看着他面前的仿生人将他挪到桌底,挪动着一旁的柜子挡住他的身影。

“你受伤了,副队长。这栋大厦拥有医疗室。鉴于我现在无法同时携带另一个伤员进行较远距离的移动,我需要保持姿势待在原地,我会去医务室。”

“什么!Connor你给我回来!”

Connor又一次选择性的不服从Hank的指令,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他挪动脚步利用可滑动的椅子在办公区的另一侧弄出来了不大的动静,但足以被他们发现。

他感受到了奇怪的冲动。他在庆幸仿生人不存在痛觉。

在刚进入大厦时就已经被骇入的中央电脑因为受到破坏而导致资料破损。但大厦的结构构造图还在,此刻正完整的呈现在Connor的处理器中。

他看见了那些异常仿生人的身影。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路有两条。

去向医疗室,但同时会被发现,34%的几率会遭到危险,并且会使异常仿生人逃走。

或者,直接上前将那群仿生人制服击倒。任务完成。但他的搭档Anderson有56%的概率会因失血过多而面临生命危险。

被操控的监视摄像头开始移动,帮助Connor在构造图上标出敌方的位置,是深蓝色的光点,在乳白的背景中格外显眼。

而另一个,另一个红色的光点。

那代表Hank,他的副队长。

红色,不是危险,不是受伤。Connor的处理系统这么要求。

红色,代表着重要。

他选择了去往医疗室。

————————————————

“Connor。”

Amanda正在那座由0和1构成的花园里等他。

“你的任务失败了。”

RK800被输入的最高指令就是完成任务。他们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存在的。

“是的,Amanda。”

“为什么放走那群仿生人?”

“经过演算,强行制服能够成功的概率只有48%。还有极大可能,它们会选择自爆。这样失去的信息会更多。”

面无表情的Connor看着Amanda,回答出了公式化的报告。

“你和Anderson副队长的关系怎么样了?”

“副队长拥有正常人类所具备的所有情绪以及极高的不稳定性。目前的状态可确认为,亲密友好。”

“很好。但你必须要更快一点。异常仿生人的数量越来越多了…”

————————————————

Connor睁开眼,Hank又一次在和某个白色的身影搏斗。

那只白鸦看起来就在附近落居了,隔三差五就回来找Hank的麻烦。谁让这位老警探总是忘记关上窗户,让它有机可乘。

“Connor!!!”

Hank已经叫他第八次了。

“Got it.”

他再一次跳跃伸手抓住了那只白鸦。

“副队长,出于人类的迷信思想。你可以相信你的运气会变好。”

“去他的迷信!我现在只希望这只鬼东西能离我越远越好!”

“或许你的房子,或者你的身上有什么东西如此吸引它,这才使得它多次来拜访你。副队长。”

“该死的乌鸦!该死的仿生人!”

Hank又上楼去了,他留下Connor一个人在客厅里,哦,还有他手里的乌鸦。

Connor低头看着手中那只安安静静的白鸦。

「它」像「它」吗?

在Anderson副队长如愿以偿的那个晚上。屋外下着雷阵雨。而他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一切都和往常没什么不同。但是Hank被吵醒了。不是被雷声,是被凄厉的鸦蹄和窗户拍击声吵醒的。而当那个醉酒的人迷迷糊糊站起来走到窗边的时候,那些杂音已经消失了。

白鸦死在了他的屋外,被雷电劈中。Hank没想过它就离自己这么近。

近到让他有些莫名的不安。

————————————————

“副,队长。”

“闭嘴Connor!”

Hank曾经想过釱会是什么味道的。或许是难以形容的甜美,也可能是其他,总之会令人上瘾。

不然为什么那群吸食红冰的家伙会癫狂到为了红冰铤而走险?

现在他有机会尝到了。

那到底是什么味道的呢?

Anderson在思考。

他在子弹纷飞的暴乱中静下心去思考。

和他想象的有很大的出入。不甜,也不咸。

反倒是苦,带着涩涩的味道。苦的令人难以…难以去描述。

Hank抱着怀里的Connor躲进了一旁的掩体之后。

上次逃跑的仿生人被查到踪迹,Hank和Connor不得不再一次动身。但这一次的难度明显高于上一次。对面拥有的武器明显更多,更完备。于是Hank决定绕到后方偷袭。不能带太多的人手,他身边只有Connor。

但就是那一瞬间,仅仅一瞬间。Connor突然像是死机了一样,静止了动作,目光呆滞的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Hank没注意到停顿在原地的Connor,仿生人不允许持枪,打头阵的是他。而当Connor重新跟上他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不对。

“那是干扰器…用于,于,扰乱仿生人体内的磁场…”

他已经说话都无法流利了。模拟心脏的右侧是输入蓝血的管子,它已经被打爆了,子弹正中管道。此时蓝血正源源不断地从Connor的胸口涌出。被枪击的那一瞬间,那些蓝血甚至溅到了Hank的脸上。

他尝到了无法言说的苦涩。

在最要命的决战关头,Connor正扑向某个要对Hank不利的仿生人。就是这瞬间。Connor再一次当机。

两颗子弹,Hank中了一枪,而Connor推了他一把。

“副队,长。你,看起来不太好。”

“闭嘴!我说了你给我闭嘴!”

“我只是机器。即使,我死了。记忆也能传,传输到数据库中,供给下一,下一个个体使用。我…”

他只是机器?为什么他到现在还能说出这么可笑的话来?Hank现在只想在Connor那完美的脸上狠狠地来上一拳。

他只是机器,那么放弃任务去救他的行为难道会是机器的系统安排?

他不只是机器。那些举动骗不了一个经验老练的警探。

“H…han……”

Hank死死地咬紧牙关。他正因为流失的血液感到寒冷。而他怀里的Connor,他已经停止了工作。

到死都不愿承认自己是异常仿生人…

Hank在昏迷前的唯一念想,居然是这个他一直咒骂「该死的」仿生人。

————————————————

他说那只白鸦像「它」。

因为它们都喜欢硬币。

不。

白色的乌鸦是黑鸦中的异种。即使它仍旧是乌鸦。

而Connor,在这个异常仿生人越来越多的社会里。他始终作为人类的一方。

他算作「异种」。

即便到「死」,到了停止工作的那一刻,他仍然作为人类的一方。

他怕他成了异常仿生人之后会被拆卸,会被销毁。

…会离开他的Anderson副队长。

他拥有恐惧,恐惧死亡。

这是个异常仿生人。

他是个「失败者」。

————————————————

Hank·Anderson或许真的被幸运女神眷顾了。

那颗子弹射入他的腰间,避开了所有的要害。从法律上来讲这甚至算不上重伤。

出院的那晚那是无法令人沉眠的雨夜,犹如那只白鸦死去那夜的滂沱大雨。

Hank给自己灌酒,看不清名字和牌子的酒被一瓶一瓶灌进他的胃里。过烈的滚烫灼烧着他的喉咙,还有心脏。

他又想起了他死去的妻子,儿子。还有他的战友。

他不知道自己要如何给Connor下个定位——哦,定位。看,和那堆塑料包裹的铁皮待久了,就连语气都不对劲了。

可他到底该被算作什么?

Hank不想去想了。他的眼眶涌上了酸胀感。

这个历经生活劳累的男人再一次露出了他的绝望。

————————————————

Hank是被不停顿的敲门声和铃声吵醒的。

“到底是哪个操蛋的混…”

“早安,副队长”

打开门的暴躁Hank愣住了。

“Co,Connor?可你不是…”

“人类所谓的死亡并不能终结仿生人的生命。只要重新下载记忆,我们就可以无限延续。”

不,「它」不是Connor。

“副队长…”

“别给我提那些该死的任务!底特律不只有我一个警察!我今天休假!”

一切照旧。

————————————————

【Hank  ↓】

—Fin—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