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_我要当卡面来打

假面骑士中毒!然而不会产粮,哭了。连补十部最近有在二刷电王和build。
wizard磕爆晴历,我雷晴凛⋯exaid主帕梦帕和九梦九,build主兔龙兔,kiva主牙渡牙,faiz主巧木巧,ooo主映an,w主菲翔菲,电王主侑斗爱理,fourze主弦贤弦,drive主cha刚cha。
希望有人可以和我交换粮食,想磕晴历,侑斗爱理,弦贤弦巧木巧和渡牙呜呜。

除此站定了wz信良信不动了
一辈子待在冷cp的坑里……
诸君,我喜欢Hal Jordan!
cp基本上都能吃
以上x

【信良信】《ALONE》

《ALONE》

#信良信

#包含个人色彩

#全文毫无意义

#十分ooc注意




凌晨6:30。

闹钟在响。

韩信睁开眼。

他还在放空自己,半眯着双眼直直望向纯白天花板。腰背隐隐酸痛。他才意识到自己平躺着睡着,一个晚上没有变动过姿势。

赤色是白色空间之中最刺眼的色彩。

韩信的头发凌乱的散在床上。落地窗外的光芒射入房间内。

太过刺眼。

韩信眨了眨眼,皱起了眉。眼睛的不适感让眼眶内蓄起生理盐水。带着温热。他没有打算把它擦掉,狠狠地闭上眼。冰凉顺沿他的轮廓滑落到白色的床单上。

胸膛开始没有规律的起伏。韩信抿着唇,却在鼻息之间捎上了鼻音。

他在哭。

孤独驱使。

 

早晨7:00。

韩信随意地将头发束起。拖着身体走到厨房里。

昨天剩下的碗盘还在水槽里没有清洗。韩信想起了那堆在洗衣机旁的衣服,昨天留下的,一样是脏的。

但他现在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整理这些小玩意。

冰箱里没有他想象的空荡。还有很多能吃的。韩信径直挑了瓶啤酒就关上了门。一个人坐在桌边安安静静打开拉环,一口干完。再将易拉罐扔进垃圾桶。

他安安静静。

孤独以伴。

       

早晨8:30。

韩信打开了电视。是无趣无聊的家庭肥皂剧。他往常总是不屑一顾这些情情爱爱的,调到体育或者法律相关,看上几个小时。

 但他放下了遥控器,靠在沙发上看那些狗血剧情。

手机在他的手旁暗着屏幕,突然一声提示音响起。韩信几乎是浑身一震,抓起一看,却不过是刘邦发来的。

“阿信啊,老地方,来不来。”

刘邦说的老地方是他们常去的酒吧。但自从韩信搬了家之后他就几乎没再怎么去过那里。

但他一个人在家里有什么意义吗?韩信略做思考,将电视关上。

这里…还是家吗?

“来。”

他抓起椅背上的外套,出了门。

孤独被捎在了眼里。

正午12:00

“你们是不是有问题啊大中午的在酒吧买醉。”

韩信一过去就是一群人东倒西歪在房间里。空气里满是酒精散发的气息。

他无奈的看着角落的刘邦,也是一副醉醺醺的样子,但好歹保留了几分理智。

“没啊,昨晚就在了……”

韩信也没打算干什么,坐在一旁随手挑了瓶酒打开就喝。刺激大脑的酒精在随着血液散布全身。

“阿信…”

他恍惚之间听到有人在叫他。韩信放下酒瓶看了看周围。

视野模糊中,白色是红色空间里最刺眼的颜色。

“良……”

“阿信,你哭了…?”

“嗯…?”

刘邦晃了晃韩信的肩,感觉到他震了一下。

幻觉一场。

孤独形影不离。

深夜11:53。

韩信坐在桌前握着笔。一笔一划在纯白的纸上写下开头。

“致    张良:”

那是一封信。

那是一封情书。

那是会被堆在角落寄不出去的废纸

那是韩信的心。

那是孤独。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