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_我要当卡面来打

假面骑士中毒!然而不会产粮,哭了。连补十部最近有在二刷电王和build。
wizard磕爆晴历,我雷晴凛⋯exaid主帕梦帕和九梦九,build主兔龙兔,kiva主牙渡牙,faiz主巧木巧,ooo主映an,w主菲翔菲,电王主侑斗爱理,fourze主弦贤弦,drive主cha刚cha。
希望有人可以和我交换粮食,想磕晴历,侑斗爱理,弦贤弦巧木巧和渡牙呜呜。

除此站定了wz信良信不动了
一辈子待在冷cp的坑里……
诸君,我喜欢Hal Jordan!
cp基本上都能吃
以上x

《寒铁为木,墨剑来铸》【2】

《寒铁为木,墨剑来铸》【2】
#华武华无差注意
#无脑剧情注意
#不是什么正经东西
#bug众多注意
OK?

[肆]
       拷问不愿透露的贼人都比与这家伙聊天要来的轻松的多了。三壶酒将武当从头到脚都暖了个遍他才从那几乎无法连贯的词句中理清华山的来龙去脉。
       年幼时给送上山,拜入华山门下之后再未入过世。这十几年下来干的最多的事就是练剑——可以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但是不能不练剑。就像个痴儿,对任何事都没个概念。
       不知是他哪位开明师姐,借着花朝佳节山下热闹为由,终于将这剑痴赶下山来让他见见世面。
       但是…好家伙,武当真怀疑华山一个人在这山下能不能活过一个月——这才下山第一天,就把师姐丢给他的盘缠全花光了。敢情还当真是个,除了剑便“心外无物”的呆子。
       “门里的兄弟姐妹,唤我,木头。”
       是了。就他这脑子,能不是木头吗。

[伍]
       “你还没说,为何你方才那时不出手?”
       武当一双木箸在碟间穿梭,转眼想起先前的问题。
       “因为…师姐说过,下了山,不得,随意伤人。”
       武当哭笑不得:“你不是还有把剑么。吓唬吓唬那群人总还是够的。”
       “剑,乃杀器。出鞘,必以血祭之。”
       武当不知是否是他眼花了,华山那似一副迷蒙未醒模样的表情,半眯的眼中竟似是骤然掠过一道利芒,令人浑身一震。
       “得,你倒还真是个剑痴。”
       武当勾唇,低头再满上一杯酒。他是在接机掩饰方才那一瞬间的惊颤。这如剑锋寒光一般的眼神,任谁看了都当会是如此的。
       “你现在没钱了,打算如何?”
       他看向随意往嘴里塞着菜的华山,那咀嚼的嘴顿了顿,竟是开始认真思考起来。
       “门里姐妹…点香阁有钱…?”
       那三个字一出口武当差点一口酒喷出来。点香阁?那是个什么地方。他暗自汗颜华山门下的姑娘怎都如此开放。但他又打量起华山来——样貌不算差,声音也不错,出自华山门下一身凌然正气十分,本该是个端正好儿郎,只可惜……
       武当叹:“就你这性子,还是别去哪里了。”和他聊天都能把人急死,那还能给梁妈妈赚着钱。
       “那就…”华山又开始思索。武当发觉这人一不说话就喜欢摩挲怀中剑鞘,心中忽的对这块木头有了点兴趣。
       “那就且跟着我罢,反正你囊中羞涩,哪儿都去不得。”
       华山抚剑的动作一顿,他想起同门总嚷嚷着武当弟子有钱的很。
       “嗯…好。”
       “多谢,小道长…”
       “……”
       “你这口癖究竟是哪儿来的…”
       “…师姐总是这么叫…”
       “……”
       “叫道长。”
       华山望着武当许久,终于动了动唇。
       “…小道长。”
       真是个听师姐话的乖师弟…武当欲哭无泪。

[陆]
       武当料着华山对山下的事一无所知,他那师姐估摸着是想让这块木头下山看看山上没有的好玩东西,好让他懂点人情开开窍。
       “你师姐可还有告诫过你什么?”若是问这家伙想做什么铁定是白费功夫的。他试探着,看看华山这趟是否还有其他什么任务。
       “…不让练剑,不让修心,不让长久留在客栈里,不让随意伤人,不让…”
       这一问照样白问,武当一时词穷,就听着华山报出数十条例。
       “得了诶祖宗,我这还真是带你去见世面…”
       武当起身伸了个懒腰,忽见华山一顿,如风卷残云一般将桌上盘中菜肴一扫而光,连一旁的酒也没放过。
       “你……”
       “要走,不能浪费…”
       然后华山就一头栽倒在桌上了。
       武当吓得忙去查看他的情况。一华山剑痴弟子要是在他这儿出了什么事,他怕是要给冠个莫须有的名号。
       结果这一看,武当又叹——只见华山面色红润,呼吸均匀,鼻息里带着点微微酒气,怕不是醉过去了。
       “不是都说华山弟子以酒御寒么,你这人酒量怎这么差…”
       百般无奈,可也不能一直耗在这酒楼里。武当伸手将华山一捞,背到身上,推开窗唤来墨鹤纵身一跃。
       略带酒味的气息扑在他的耳畔,带着发丝轻蹭脸颊有些发痒。
       武当突然有点想笑,他微勾唇角,掂了掂身上这家伙。
       “得吧,你这痴儿可就好好跟着我罢。”

—TBC—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