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_我要当卡面来打

假面骑士中毒!然而不会产粮,哭了。连补十部最近有在二刷电王和build。
wizard磕爆晴历,我雷晴凛⋯exaid主帕梦帕和九梦九,build主兔龙兔,kiva主牙渡牙,faiz主巧木巧,ooo主映an,w主菲翔菲,电王主侑斗爱理,fourze主弦贤弦,drive主cha刚cha。
希望有人可以和我交换粮食,想磕晴历,侑斗爱理,弦贤弦巧木巧和渡牙呜呜。

除此站定了wz信良信不动了
一辈子待在冷cp的坑里……
诸君,我喜欢Hal Jordan!
cp基本上都能吃
以上x

《寒铁为木,墨剑来铸》【1】

《寒铁为木,墨剑来铸》【1】
#华武华无差注意
#无脑剧情注意
#不是什么正经东西
#bug众多注意
OK?

[壹]
       武当觉着,自己修道已久,入武当门下少说也是见过金顶堆雪,紫霄宫落叶的人。春去秋来,个把个年头也过去了。
       不论于情于理,是个人,给他救下了,都该恭恭敬敬地称他一声“道长”才是。
       再不然,唤句“阁下”道声谢总是应当的。
       “多谢…小道长相助。”
       那华山一脸肃容嗫嚅了许久怀捧着剑朝他鞠了一躬。
       那个“小”字是怎么回事他想要个解释…

[贰]
       此事说来甚巧。
       那日武当刚从点香阁中慰问完二师兄,驾上鹤便一时闲心大发。绕着偌大金陵赏明灯看花朝,一派盛况好不热闹。
       他自诩闲人一枚,刚气定神闲盘坐下,方要于这晴空九万里之中运气修炼。
       一阖眼,一运气。这五感骤然的便灵敏了起来。忽的听见有什么粗犷声音自下方传来,字字钱句句命的。叫人听着就烦。
       武当想着,这番道上抢劫总会有守卫管着的。他正掐诀驾鹤欲离,却还是不由自主的侧耳去听。这么堆打劫的声音里,就只听插进了个清冽男声。
       “师姐说了,钱,重要,不能给。”
       周围登时一阵哄笑。连武当听着都不忍扶额,心叹这是个哪儿来的傻子。但周围的人仍旧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打算上前。他这多管闲事的毛病又犯了,一个脚尖轻点身形飘逸便衣袂飞舞翩翩然落至地面。
       “你倒是地头蛇猖的很,好好的花朝节,真是丧气事。”
       “快滚。”
       只消墨色剑气一亮,那群地痞流氓便吓得连句求饶也来不及说就连滚带爬地跑了。
       于是乎,便有了先前所述那一幕。
       所以他还是想知道那个“小道长”是个怎么一回事…

[叁]
       话说那华山被武当救下之后。望了望天,看了看地,张了张口又不说话,眼神飘忽了半天也只哼哼了几声。武当一时猜不透他想要做什么,只得先打破眼下这一僵局。
       “你可是华山弟子?”
       “…是。”
       “那你方才怎的不出手?”
       “嗯……”
       他俩一边走一遍说,这交谈还不过两个来回,华山就突然停了脚步。武当不明所以地向四周看了看,这里是金陵城最繁华的地段之一,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喧杂的几乎可以盖过他们谈话的声音。
       武当只觉得他的衣袖给扯着了,一看,是华山正带着他往旁的酒楼里走。
       “怎么了?”
       “师姐说,得人相助要知谢…可,吃饭饮酒交友…”
       武当愣了愣,这才明白华山在干什么。那店小二上前,看见这二位衣着便赔上了笑脸。
       武当想着江湖上总传华山门下除了剑法,便是众人皆知的穷。他刚想说随意上几碟小菜便可,华山就先打断了他。
       “好酒好菜通通给我端一份来。”
       他这面无表情语调平淡倒是让话里的江湖豪气骤减。武当又怔了怔 ,他没想到这华山还能说出句连续不断的话来。
       “看来华山也没江湖人口中说的这么穷嘛。”
       店小二忙把这二位请到了厢房里,武当端着酒斟上一杯,笑着望望对面的华山。
       这家酒楼在金陵也算是个上档次的地儿。瞧瞧这都请到上阁厢房里了,怕那“好酒好菜”也是不便宜的。
       “嗯…”华山从内衫里摸出了个锦囊,伸出的手顿了顿,还是一松交到了店小二手上。
       “没钱了。”
       他这是在答武当的话。
       “……”
       武当也不知道自己是给这酒烈的说不出话来还是给这家伙噎的哑口无言。

  —TBC—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