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_我要当卡面来打

假面骑士中毒!然而不会产粮,哭了。连补十部最近有在二刷电王和build。
wizard磕爆晴历,我雷晴凛⋯exaid主帕梦帕和九梦九,build主兔龙兔,kiva主牙渡牙,faiz主巧木巧,ooo主映an,w主菲翔菲,电王主侑斗爱理,fourze主弦贤弦,drive主cha刚cha。
希望有人可以和我交换粮食,想磕晴历,侑斗爱理,弦贤弦巧木巧和渡牙呜呜。

除此站定了wz信良信不动了
一辈子待在冷cp的坑里……
诸君,我喜欢Hal Jordan!
cp基本上都能吃
以上x

【信良信无差】命

【信良信】命
#cp信良信无差注意
#古风架空向带私设注意
#有ooc及bug注意,欢迎捉虫及讨论
#深夜短打,无脑剧情注意

于是侠客韩信觉得自己的衣袖是又给什么扯着了。

他有些烦躁。近来春节元宵年岁翻新,这街上道中的人来人往实在是有些多到寸步难行了。
方才就因为这半个时辰也没挪动多远的人群的新集市偏在他的必经之路上,三两个老人小孩间断着或抱着他的腿或扯他衣角求他买点儿什么。

要韩信寒声回绝他并非做不到,只是这毕竟新年,谁家生意都还是照顾着些的好。韩信便本着这样的心思叹着气开了钱袋随手挑了点物什再送给他人。

但这三番五次的,他的耐心也该是有个限度的。

“不买,请换个人吧。”

韩信握着长枪的手紧了紧,连头都没有回。他微晃了晃头,那束高挑起的红色长发随着摇了摇。

“你不是人…”

嘈杂的集市之中,一刹那似是中了何种道法,骤然间一切喧哗都淡了,身后的声音清晰的传入韩信的耳中。

“怎么,不买东西你就要侮辱人了?”

韩信皱眉转头,想要甩开那只不知松开他衣袖的手。

“你…”

面前的人不是什么老人小孩,穿着一看便知定非市井之人——白发略长,披散在肩,往下便是雪白貂裘披裹,一袭似雪长衫花纹繁杂却若隐若现只消一瞥便知不是什么寻常物,腰侧还有枚半弯的玉佩用红线拴着,配这一身白格外显眼。

此人与此地格格不入。

但令韩信愣神的并非他的装束。侠客韩信此去一番便是要入朝廷为官的,富贵人家他早就见多了。

他惊的是这人蒙在眼上的布条。

瞎子…?

韩信放下了甩开手的念头,一瞬间不知是何种感觉念想涌上心头脑海。他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带来疼痛,还有耳边压下一切聒噪的庄严钟声悠扬铃声嗡嗡作响。

“五行阴金…面方,无笑显寒,体壮…偏吾知……”

“你不识得我?”

“公子…怕是弄错人了吧。”

这里过于拥挤,人群推搡着。韩信眼看着眼前的人被谁重重撞了一下,想也未想,伸手勾过他的肩,脚下步法如行云流水,身体转动带起发丝衣角飘逸。

“不懂教养…啧。”

韩信再将目光放向比他略略低上些许的人。

“公子可还好…?”

“你不识得我?”

那句话他再问了一遍,带着些许常人觉察不及的颤抖。那双手揪紧了韩信的衣衫,却又松开。

“呃…不知我在何时何地见过公子?”

韩信当真忆不起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人。周身气息淡的似不是红尘人,那该说是谁?要形容作比,那该说是天上的仙人,道风缥缈。

他一下下走了神,却突然感觉怀中一空。韩信低了头,再四周张望,却寻不着那个雪白身影。

“莫要近土气。便向竹林走,出了何事都往竹林走…”

什么声音再隔着市井话语浅浅淡淡传来。

韩信未想过他会在朝堂之上,在王座之旁。再见这位“公子”。

“他乃军师张良。”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