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_我要当卡面来打

假面骑士中毒!然而不会产粮,哭了。连补十部最近有在二刷电王和build。
wizard磕爆晴历,我雷晴凛⋯exaid主帕梦帕和九梦九,build主兔龙兔,kiva主牙渡牙,faiz主巧木巧,ooo主映an,w主菲翔菲,电王主侑斗爱理,fourze主弦贤弦,drive主cha刚cha。
希望有人可以和我交换粮食,想磕晴历,侑斗爱理,弦贤弦巧木巧和渡牙呜呜。

除此站定了wz信良信不动了
一辈子待在冷cp的坑里……
诸君,我喜欢Hal Jordan!
cp基本上都能吃
以上x

【蝙绿】那是蓝色的天空/中

【蝙绿】那是蓝色的天空/中
#大概是个乱七八糟的蒸汽朋克AU
#架空普通人设定注意
#ooc以及各种bug致歉注意
#各角色时间轴混乱致歉注意
#角色属于官方,若有任何意见欢迎指出orz

————————————————————
Hal揉了揉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操场的一角。天啊!那是Bruce吗?应该是,肯定是了!

仔细想想,这是他开学以来第一次在训练之后看见Bruce。今天他居然没有消失?真是反常。

“嘿大忙人,你需要一个训练伙伴吗?”

Bruce隔着很远就看见了Hal和他的训练伙伴分开,再朝他的方向跑来。而他只是直起身体掩着嘴悠悠的打了个呵欠,做出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的姿态:“来。”迫不得已的休息?预备役的训练偶尔也不错。

“但你看上去,不太好。”Hal眨了眨眼,学着Bruce的样子靠在一旁看着他的侧脸,“没睡好吗?”他看着Bruce那双带着明显黑色阴影的眼睛如此笃定着。

Bruce抬手揉了揉眉心,再叹出一口气。他望向很远很远,在高楼和其他建筑之上的灰色天空,看不到其他色彩。云朵之上的蔚蓝几乎要成为的故事书里的童话——他想到了Hal。

“你是为了飞机才加入预备役的?”

疑问句里是陈述句的语气。Hal愣了愣,绽开一个笑容答着:“当然了。”他看向天空,双眸却像是已经看见了他所希冀的颜色而熠熠生辉,“那可是我的梦想!”

很不错的梦想。Bruce漫无边际地想着。但人太执着一样东西总是不太好,那会像......他在心里补充着。疯子。

“那你呢,Bruce?一位将军,一个战士?还是其他......”

“我更希望是,”他顿了顿,眼底掠过阴霾,“能在手中实际握住什么的人。”比如指挥官,他想。

Bruce和Hal——让两个少年打开话匣子实在是有说不完的东西。跳跃的思维配上严谨的逻辑,健谈的人总能让对话中的气氛足够热闹。

Hal要承认,这个平时冷着一副脸看上去不近人情的家伙,笑起来确实对得起他的气质和那张脸。他在心里琢磨着要是Bruce能够像这样稍微和别人亲近一点的话,究竟谁会更受欢迎一点。

操场两旁的灯一点点亮起了。天黑的就如往常一样早。

Hal用双脚勾住爬梯倒挂着仰卧起坐,Bruce双手环胸靠在一旁看着他在剧烈运动的同时还在喋喋不休。他不知道Hal是怎么想的,但...Bruce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他仔细想了想,这似乎是他这几年来,第一次和别人说过这么多话。

一种难得的,几乎是Bruce许久未曾体验会过的心情让他不由自主的勾起唇角。

然而Hal说不下去了,一句话十个字得有九个间隙在喘气。他放松了自己倒挂在爬梯上,去观察这个倒过来的世界,还有Bruce。

“你说,要是这个世界是这样的。天空在下,大地在上会怎么样?”Hal望着纯黑的天空调整呼吸,伸手比划着。

“你会先因脑溢血导致缺氧而昏迷,一定几率致死。”

Hal笑了,让Bruce都觉得可爱的那颗小虎牙在两瓣淡色的薄唇之间若隐若现。他放松了脚踝,让身体一下子失去了支撑点,直直朝下坠去。

Bruce看见了他肩部细小的变化。Hal伸手撑住了地面,重心倾斜,手臂发力——一个并不...完美的后空翻。

Hal着陆时造成的声响可不小,如Bruce料想的那样,他摔在了地上,显然不轻,现在正疼着倒吸凉气。

Bruce走近他,看着阴影投下,遮挡了原本落在Hal脸上的光线:“你的着力点和姿势都有问题,重心应该......”他的话只说了一半,因为 Hal 正直直地盯着他,一言不发,像是突然失了神。

“你还打算在哪里躺多久?”

Hal眨了眨眼,露出一个微笑,反倒是伸出了手。Bruce挑了挑眉,紧握上那只手。距离猛地拉近。他甚至能借着背后投来的光,在那双琥珀色的眼中看见自己的表情。

一个拥抱。是双手环扣在背后,将下巴垫在肩上。是轻柔的,带着呼吸一并传递温暖的。

Hal轻声开口,他的声音就响在Bruce的耳边。

他说:“Bruce...我想我老爸了...”
————————————————————
夜风带着凉意,却又仿佛携着像天幕漆黑那样沉重的浅淡气味。其中还夹杂着些独属于硫磺与金属的感觉。加上浓厚的夜色,没有星星,没有月亮。一圈模糊的光晕还不及人造的灯光明亮。

两个少年躲过了保安、教官以及巡逻监视器的摄像头。偷摸着翻出了校园的围墙,一同倒在某个小土丘上,沐浴着黑暗,也交换着最黑暗的过往。

草叶惹得Hal的脸颊有些微痒,但他不想笑。Bruce正用真正低沉的声音叙述着某个夜晚,一条小巷里,四个人和一串珍珠的故事。

“我会报仇。”Bruce用最后一句没有音调起伏的话语结束了他的讲述。他呼出一口气,只是一瞬间,他居然感觉自己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一种无法言说的心情。

唯一的听众沉默了一会,Hal伸出手,朝着天空张开五指,带着少年活力的声音在 Bruce 的耳边响起,像一片羽毛那样轻柔:“相信我,Bruce,你一定会成功的。”

Bruce侧过头,Hal 的轮廓在黑暗中模糊不清。但在那双眼里,他能看见。那片深沉是辽阔的天空,还有用的熄灭的繁星的光芒在闪耀。

他是属于天空的。Bruce想。

“我会是最棒的飞行员。”少年的自信掺着笑声,在寂静中聚合再消散。

有谁的心跳在那一个瞬间漏了一拍。
————————————————————
“所以,最棒的飞行员先生。”

训练场上尽是被最后一场模拟考试摧残过了,即将迎来最终测试的预备役学员们。Bruce靠在墙边,看着Hal成绩单上那绝对通不过测试的数量众多的“P”,感到有些头疼。

“就凭这样的成绩...连军事理论初级也过不了,你打算怎么去参加空军考试?”

“嘿,B,你不能忽略我在实际操作中的那几个A!”Hal抢回自己的成绩单,反驳着Bruce,顺手将那张白纸揉成一团扔进了书包里,“我爸说过,犹太人都是天才!”

“那么天才。”Bruce将满是红A的成绩单夹进书里,抬起头注视着Hal的双眼。

“我会帮你补习。”

“...Bruce别告诉我你是认真的。”

“在你的成绩达标之前,你偷溜去训练室的时间全部被用来补习你那根本没法看的理论了。”

“不!!!”
————————————————————
桌上一角的烛火摇曳,渲染着气氛昏暗不明。丝缕甜腻香气在鼻尖旋绕,还有咖啡浓郁的苦涩味道弥漫。

“告诉我。”Bruce的请求句少了一个字听上去就和命令没什么差别,“如果喜欢一个人,该怎么表达这样的情感。”

猛烈的咳嗽声随在短暂的寂静间隙之后。Dick Grayson连忙灌下几口咖啡再深呼吸:“咳,Bruce,若果你不是特意想呛死你的搭档的话...哦这听上去就像是个愚人节的笑话——你有了喜欢的人!”

Dick伸手开始比划:“你想想,军队里帅气多金的Wayen少爷,最有天赋不近美色的指挥官,居然已经心有所属...”

Bruce看着坐在对面的人,Dick在说着这番话的同时还不忘往嘴里塞上几块小甜饼。他面无表情的,开口:“Dick,你让我怀疑你是怎么爬到这个位置上来的。”

“哦,靠实力。”Dick斜倚在桌旁,一只手还半悬在空中捏着一块小甜饼,勾了勾唇角。紧跟在Bruce身后从未掉队的第二名自然有资格这么说。他没觉得“第二”这个名号有什么丢人。既然第一名是Bruce,那么这个“第二”也和“第一”差不多了。

哦,Bruce?不是人的家伙怎么能被算进排行内呢?

“回到主题。”Bruce在Dick伸出手前端走了盘子,他盯着Dick擦去嘴角的碎屑,等着他的下文。

“你知道的,Bruce,我只是有点惊讶。”Dick看着这个和自己度过不少童年时光的家伙——因为双方父母的缘故,Dick曾在Wayen家的大宅子里住过一段不短的时间。虽不能说是百分之一百,但他足够了解Bruce。大概。

“我想她该是个很耀眼的人。”Dick摩挲着下巴侧着头思考着,“哦好吧我知道你只想要答案。”他看见了Bruce并没有什么兴趣的表情。

“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不试试写封情书呢?在什么重要的时候——比如说生日那一天......”他看见Bruce的眉挑了挑,“和你那一定很合她心意的礼物放在一起。让她体会一下来自Wayen家族的关怀......”

一个馊主意。Bruce端起咖啡小啜了一口,对于Dick的建议并不予以回答。他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脑子一热来找这个家伙问这种事。

“哦,Bruce你要知道你脸上现在写满了‘Bad Idea’两个词。”Dick向后靠在椅背上,伸出手指朝Bruce晃了晃,“你得相信我。你来找我就是因为你没有把握能泡到那个女孩......”

“不是女孩。”Bruce突然开口打断了Dick的话,“那是个,男人。”虽然他明天才算是正式成年,他想。

Dick怔了怔,他看着Bruce,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什么声音。Bruce并不急,他知道Dick或许需要一点时间。但Dick突然直起了身体,挥舞着手臂。皱起的眉让他看上去有些义愤填膺。

“哦我就说这该死的制度肯定有问题——预备役里都是些青春期的孩子们。可学校偏偏要按着性别分成两个校区!现在看吧!”

实际上——Bruce看着Dick的动作伴着声音一点点小了下去。他想着,他或许该感谢着所谓是个“大问题”(出自Dick之口)的制度。Bruce的脑海中浮现出Hal的笑容——不然那家伙说不定现在早就被哪个女孩子拐跑了。

“好吧Bruce。”Dick又抓起桌上的小甜饼,细嚼慢咽的,“你得先确定,他对于同性恋这种事,不排斥。”

“或许。”

Dick看上去在认真思考,这么说不定有关他好友的终身大事:“那么计划照旧?”他也不太确定,“Bruce,这要看你自己。”

哦,当然了。他想。就是明天,而他早就准备好了礼物。
————————————————————
“那架战机。”Bruce指着漆黑夜空之下,那一排流线型的机身,“我要那架。”

“不行!”Bruce看着那位军官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猎鹰」的驾驶员是能是在各方面都名列前茅的精英!”

Hal,那个眼中含着阳光的男孩。Bruce盯着窗外被黑暗笼罩的停机坪出神。这一批新生中,唯一一个对于所有模拟现象都不存在排斥的学员。除了他,Bruce想不到还有谁能去驾驶这翱翔在天空中的怪兽。

最完美的“驯兽师”,也会是最出色的“猎鹰”。

“我知道。”Bruce转头向那位因他对这些宝贝们有什么非分之想而气冲冲的军官点了点头。

那只叽叽喳喳的小麻雀——Bruce已经习惯了用这种方式来形容他。他的生日就快到了,十八岁的成年人,当然需要与众不同的礼物。

“我向你保证,他的驾驶员,绝对会是最优秀的。”

“而且,看在Wayen对你们研究「猎鹰」的资助上吧。”他说,“我只是想稍微做一些改进而已。”各方面的。

而那会让这只巨鸟在天空中脱颖而出。
————————————————————
“哦,Bruce......”Hal仰头望着那一排整齐列在眼前的,他梦寐以求的东西,“这真是美妙,对不对?”

“是的。”Bruce双手揣在兜里——天知道他犯了什么病,鬼使神差的点着灯,用 Wayen 家最官方的语言和他自己的风格写了一封,或许可以被称之为情书的东西。他甚至用家族的那枚古老印章在红色的封蜡上盖下了印记。开头就是一句正式的“To Mr.Jordan”。

集合的哨声响起,再有五分钟,Hal 就能实现他长久以来一直渴望的梦想了——当然他也会收到那绝对是最棒的礼物。

“生日快乐,Hal。”Bruce在心里默念这句话的同时开了口,“十八岁成年生日快乐,Hal Jordan。”

Hal却只是眨了眨眼,仿佛如梦初醒:“哦...嘿,抱歉,Bruce。我大概是太...你刚刚说了什么?”

“没什么,天才飞行员,生日快乐。”Bruce露出一个对他来说难得的微笑,他伸手推了Hal一把,向着集合的方向,“现在,去集合吧。”

Dick一直到Hal跑远了才走到Bruce身边,而后者只是抬着头,望着天空和被卸下武器为这批精英整装待发的猎鹰。

“嘿伙计...”Dick最终只能选择双手环胸看着Bruce叹出一口气,“Hal Jordan。那孩子是一匹野马。”

“不。”Bruce开口,听上去像是在低笑,“他是鹰,猎鹰。”

所以他不该属于任何人,也不是大地,他该拥抱天空。

Bruce转身向瞭望塔走去。这群雏鹰的时间可没有这么充裕,他们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飞行和狩猎的技巧。他们需要比熟悉自己更熟悉这只野兽。而他,会是他们的指挥官。

天空中翱翔的鹰隼应当起飞了,那他就不该被地面的线像风筝那样拴住。而作为指挥官,他也不该对谁抱有任何多余的情感。

Bruce很清楚。

—tbc—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