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_我要当卡面来打

假面骑士中毒!然而不会产粮,哭了。连补十部最近有在二刷电王和build。
wizard磕爆晴历,我雷晴凛⋯exaid主帕梦帕和九梦九,build主兔龙兔,kiva主牙渡牙,faiz主巧木巧,ooo主映an,w主菲翔菲,电王主侑斗爱理,fourze主弦贤弦,drive主cha刚cha。
希望有人可以和我交换粮食,想磕晴历,侑斗爱理,弦贤弦巧木巧和渡牙呜呜。

除此站定了wz信良信不动了
一辈子待在冷cp的坑里……
诸君,我喜欢Hal Jordan!
cp基本上都能吃
以上x

【蝙绿】那是蓝色的天空/下

两个月,六十天。这在战争时期什么也算不上。局势变更的太快,两个月,那群“猎鹰”和他们的二十四位驾驶员,他们甚至还没能将所有技巧和战斗队形彻底熟练掌握,就一不得不去面对炮火纷飞的战场。

战争开始了太久,后方的人们早已安全到麻木。他们觉得这就是日常的生活。这支队伍里大多数的人都在兴奋地讨论明天将要发生的一切。那是种对于只在故事里存在的未知的热情,有关那些英雄们的。

Bruce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安,他皱起的眉就没有舒展开过——军队里的各项设备对于他们来说都是顶尖的,确实,这给了他们最好的训练条件。但军队的设施还是无法做到还原战场上真实的一切。他们面对的始终只是电子和数据。

他们没有见过什么叫做真正的残酷,而这正是他所担心的。

今天是这群新手们的最后一次自由训练。Bruce坐在训练场的一侧,目光扫过所有人,却没看见本该在那的队长。

“明天就要上战场了。”

Hal的声音在他身后传来,Bruce转头,看着他在自己身旁坐下。他的身上是那件,他曾和Bruce提过的那件夹克。来自他已过世的父亲。

“明天会是你们真正的第一次飞行。”

Bruce回应着Hal。他看得出,这个总是乐观并且喜欢出人意料的家伙看上去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兴奋,“你不打算和他们待在一起吗,Jordan队长?”说实话,如果可以,他一点都不希望Hal上战场去面对纷飞的炮火,倾泻的子弹,还有……战友的尸体。

战争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但Hal Jordan还不需要这种经历来充填他的人生。

“你不也是很有闲情的坐在这里吗,Wayen指挥官。”Hal勾了勾嘴角,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放轻松,Hal。天才飞行员会畏惧战场吗?”

“哦我喜欢你这个说法,天才飞行员。”他答着靠在椅背上仰头望着天空,“当然不。”

希望如此。Bruce想着,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在第一次经历真正的战争后依旧保持这样不错的心情的。至少他自己不是,而Hal也不在这个范围里。

可现实比他想象的要糟糕太多。
————————————————————
“Jordan,Jordan!”

“我没事。”

可你的声音明显表达你不在状况中。

Bruce承认,他忘记了最重要的事——当子弹在Hal的操控下精准无误的击中一架敌机时,螺旋桨宣告罢工,油箱爆炸的火焰在敌方的飞行员逃离之前就已经吞没了他。

这样的画面对于Ha来说似曾相识。或者说,那是他几乎无法忘却的记忆和梦魇。就像是,他小时候曾看见的,冲天的火焰与眼前如出一辙。

“不……”

Bruce抓住了嘈杂的无线电中那声虚弱的呻吟。

那只是一场小型的遭遇战,本事可以歼灭全部的敌机,可他们却不止放走了一架。

好在这群精英一个没少,全部安全降落在了军队的停机坪上。但他们的脸色都谈不上好看。即使这样的成绩对于新手来说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嘿,指挥官。”Hal向着来迎接他们的Bruce打着招呼,“我们没能完成任务。”

“是的。你们没有完成任务。”Bruce面无表情,站在他的面前,又重复了一遍他的话。

然后他就像曾经的那个晚上一样,给了Hal一个拥抱。即使他还是不太习惯这种感觉。

“你需要去休息几天。”Bruce开口。

某个姓Grayson的家伙在他耳旁不止念了一遍——“心理阴影?Bruce你应该给他一个拥抱…哦等等,这种事需要我告诉你吗?”确实不需要,他想。没有什么在这种时候比一个拥抱来的更能让人舒心的了。

“不需要。”Hal的声音很轻,“我可不能辜负队长这个称号。”他的语气坚定,Bruce听懂了他带着些许玩味的笑意。

一个连军事理论初级考试都是堪堪擦着及格线才通过最终考试的家伙怎么可能一上来就被任命为这支精英队伍的队长。当Hal看见那群陌生面孔之中的Bruce他就明白了。所有人里,除了他的队员只有Bruce知道他的直觉。

“Hal Jordan!当时你他妈怎么敢带着队伍从那个方向突围!?”那个时候教官还一脸凶神恶煞,所有学员连气都不敢出,只有罪魁祸首一脸无辜,背着手扬起头盯着教官。

“我就觉得那里薄弱啊。”

“你怎么看出来的。研究兵力分布?分析敌军惯性?”

“呃,就,看出来的啊。比如直觉什么的……”

犹太人的确都是天才,Hal用他那恐怖的天赋证实了这句话。

Bruce拍了拍他的肩:“那么至少今天好好休息。你的队员也需要开导。”
————————————————————
所以,那似乎是他们之间最后一次用各自的身份,是Hal与Bruce在交谈了。

周围的一切都寂静到让Bruce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即使所有人都在议论那架庞然大物的坠落。他的耳机里只剩嘈杂的电流在滋滋作响,通讯处正为接到陆军军方传来的捷报而欢呼不已。

他不想承认他所看见的一切是真的。
————————————————————
猎鹰只有在风雨中才能真正成长起来。战场上的精英们很快成为一股强大的力量,在空中撕裂了一只又一只钢铁巨鸟。

战线很快推到了最后。只是毋庸置疑的最后一战,猎鹰们作为主力,其他部队则负责掩护他们。一切都很正常,无线电的反馈也没有任何问题。

击毁视线所能及的最后几架敌机后,存活后的战士们寂静了许久。接着,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能让指挥室沸腾。

队长的无线电与指挥官相连。Bruce听见Hal一声如释重负的叹息,还有轻笑,伴着发动机渐响的声音。

他知道Hal要干什么,他当时给那架猎鹰改造时,提升了他所能到达的最大高度。Bruce能想象到流线型的的机身穿越了云层,真正拥抱蔚蓝色的天空。

一声短促的惊呼。然后在欢呼声中,尖锐的叫声打断了他们的喜悦。

“整队!整队!撤退!还没有结束!”

之后,再也没有人接受到从Hal Jordan那里传来的任何讯息,指挥室里的寂静就和之前的欢呼一样让人猝不及防。谁也不知道Hal发生了什么。又或者,他看见了什么。

许久,是沉闷的巨响从云层之上传来。然后先是弧形的前端破开了灰白的云层,带着如同死亡的金属光泽。坠落。那样的巨物——钢铁制成的战争飞艇。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在他们仍在沾沾自喜“猎鹰”的机动性和攻击力的时候,他们的敌人已经制造出了更强大的杀戮机器。

即使它看上去已经伤痕累累,显然威力已经被极大的削弱。但所有战机又重新整理队形,进攻那些旋转的螺旋桨和推进器,发动机可能的位置和所有能看见的武器。

这是真正的最后一战。

一个闪烁的光点,带着细长的灰烟,在Bruce望远镜的视野中,从上端穿越了,再从下端离开。

“不……”他很清楚那可能是什么,他发觉自己仍旧是无法坦然面对死亡这种东西。

Hal Jordan的陨落。
————————————————————
他看见了什么?

Hal Jordan想着,拉动了手中的操纵杆。猎鹰带着他一起,冲向云层之上。

他一直所希冀的天空,和只听说过的那些景色。

在短暂的白色云雾之后的那个瞬间,是满眼的蓝。没有杂质不掺一丝瑕疵的天空。不想记忆中有着灰或者白色的添加,似乎连呼吸之间都是阳光的纯净,而非带着金属和硫磺气息的蒸汽。

再下一瞬,他就看见了那家庞然大物。那是几乎连心跳都要停滞的震惊。Hal顾不得想些什么了,他只是下意识的紧紧按住无线电,大吼着。

“撤退!撤退!整队!还没有结束!”

Hal知道他绝对不能让这东西到达云层之下——“猎鹰”比起这搜钢铁飞艇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秘密武器。

这样巨大的飞空艇为什么军方没有在之前发现?为什么它能够安全升空却没有任何消息?Hal来不及思考这些,他咬着牙,再次拉动操纵杆。

他将自己暴露在飞艇的攻击范围内。

猎鹰的灵活机动性被Bruce改进之后同样更上一个层次。Hal的耳中只剩炮火和子弹的声音,而猎鹰在那之中穿梭并给予反击。

第一个推进器爆炸。Hal表演了一个完美的三百六十度转向,躲过了袭来的两枚导弹。机身已经被不少子弹击中,但他仍在继续。

第二个螺旋桨被摧毁,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Hal尽了全力,大脑没时间再去思考那些其他的,一切动作都由本能和直觉操控。

他让那些武器和推进器停止运作。这艘飞艇显然遭受了重创,Hal的猎鹰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所有的仪器和表盘都在用它们的方式一遍又一遍高叫着这架战机离毁灭不远了。

Hal再咬牙——这次他尝到了铁锈味。些微的疼痛让他稍微清醒了一些。他知道他接下来要干什么。他是在赌,押上这条命。猎鹰调转方向,躲过攻击,直直地朝飞艇的后方——应该是装着军火的机舱撞去。

早已沁汗的手紧握着操纵杆。但Hal的眼神里却透着无法描述的兴奋,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然后一个黑点化作残影。在扑向飞艇的战机中飞跃而出,拥抱这广袤无垠的蔚蓝色天空。

他是嘴角上翘的。

然后他所迎接的是席卷一切的气浪。
————————————————————
“该醒了。”

Hal应声猛的睁开眼睛。所有的一切都让他感到陌生。但渐渐恢复的感知让他听见了清脆的鸟鸣,鼻尖像是午茶的点心所有的甜腻气息,或许还有红茶的浅淡清香。指尖的柔软触感让他猜测自己正躺在床上。

紧跟而来的是疼痛。剧烈的疼痛。让Hal猝不及防的自唇边漏出一丝哀吟。

“太武断了。”

Hal辨析了好久才意识到这是谁在说话。他艰难的转过头,看到了床边的人:“嘿,Bruce。”他试图开口打招呼,但事实是这并没有达到他想要的效果。

“战争结束了。”Bruce看着他张了张嘴,“你是所有人的英雄,Hal Jordan。”

“那是我的责任。”床上动弹不得的人扯了扯嘴角。

“你从大约两千米的高空坠落。”Bruce继续说,“好在你最后还保留了一点理智,记得要拉开降落伞。”

“不然就不只是断裂七根肋骨,内脏器官严重受损,右手以及双腿重度骨折这么严重了。”

他看见Hal的表情僵在了脸上。

“我居然活下来了…还真是奇迹。”

“事实上,并非如此。”Bruce坐在了床边,“我的一位旧友,他用魔法将你从地狱拉了回来。”

Hal发出一声惊叹,但他意识到了什么:“等等,告诉我,我还可以……”

“不。”Bruce转头看了Hal一眼,调开收音机——那里面是一篇演讲,有关国家解散现任军队的消息,“军队不存在了。”

“但有一份同样会让你满意的工作等着你去。”

Hal不说话了,他想起了那架毁在他手里的“猎鹰”,撇了撇嘴。但随即,他的目光就被Bruce放在他枕边的东西吸引了。

“那是什么?”

“一样本该在你十八岁生日那天就送到你手上的东西。”

Hal挣扎着爬起来——那是一封信,红蜡上的印章看上去庄重而繁杂。

Bruce抿了抿唇,他看着Hal将那封信拆开。这是当年因为一个馊主意而出现的情书,现在过了六年,终于被送到了本该收信的人的手里。

Hal没有说话,他只是看完了那封信,望着Bruce。他没有叫着说些什么真是不像他,Bruce想。但实际上写出这封信也不像是Bruce会干的事。

Hal的视线没有在他身上停留太久,他转头看向窗外——天空仍是被灰白色遮蔽的。

他突然笑了。他说:

“Bruce,天空真的是蓝色的。”
————————————————————
机长一向要在最后一个走出舱门。

今天的旅程就像以前一样顺利。天空蓝的就如同平铺开的宝石,没有白云的点缀,只是纯粹的蓝。停机场的空气质量显然不太好,但他松了松制服的领口,深吸了一口气。

Bruce在不远的地方停下脚步,看着仍站在舷梯上的Hal,露出一丝微笑。

四目相对。

暴风雨消散之后,翱翔的鹰隼也该归巢了。

“是啊,天空是蓝色的。”

—END—

————————————————————
哦天知道我的敏感词到底在哪里……折腾了一万年终于分成了三段发了上来x
咳,十分感谢有耐心看到这里的你,不知道会不会想打我因为我知道这东西真的是……又长又无聊又ooc……
还要感谢蝙绿蝙匿名聊天群的各位太太!帮忙充填剧情整理大纲啥的x呜呜呜你们都是天使超爱你们!

顺手宣群(希望不会被打x——
659365423
蝙绿蝙匿名聊天群
关怀社交恐惧患者,关怀饥荒的难民。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