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_我要当卡面来打

假面骑士中毒!然而不会产粮,哭了。连补十部最近有在二刷电王和build。
wizard磕爆晴历,我雷晴凛⋯exaid主帕梦帕和九梦九,build主兔龙兔,kiva主牙渡牙,faiz主巧木巧,ooo主映an,w主菲翔菲,电王主侑斗爱理,fourze主弦贤弦,drive主cha刚cha。
希望有人可以和我交换粮食,想磕晴历,侑斗爱理,弦贤弦巧木巧和渡牙呜呜。

除此站定了wz信良信不动了
一辈子待在冷cp的坑里……
诸君,我喜欢Hal Jordan!
cp基本上都能吃
以上x

【锤e】Our Time Is Running Out

【锤E】Our Time Is Running Out
*新手上路
*特别ooc致歉
*私设多致歉
*不清楚所有背景,有bug致歉
*只是突然想写,没有主题


魂锁典狱长沉睡在暗影岛上。

那个被称作『死灵的梦魇之地』的岛屿,是造就怪物的地方。而典狱长无论是否是走遍了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无论是否找到了那个他中意的折磨对象,他始终觉得暗影岛是会让他最能安安稳稳待着的地方。

即使这里寸草不生,不见人影。没有光阴,也没有过去或者未来。这里是个被人牢记的遗忘之地。








锤石是被一阵令人无法抵挡的香气惊醒的。

那是什么?他眯着眼舔了舔已经没有实体的唇瓣,那样的冰冷能让他更加向往……

那是阳光,是希望,是充斥着美好的一切的东西。那是具有冒险精神且大无畏的气息。

锤石的灯笼摇晃着,是因为他的颤抖。激动的浑身颤抖。

他贪婪的耸动鼻翼嗅取着空气中每一丝每一毫的气味,他相信这样能让他早已不存在的心脏跳动起来。

天啊!天啊!找到了!锤石那双眼中的火焰越发旺盛——那是他渴求的灵魂,他一直希冀的,永不熄灭的光明。

锤石不承认自己仅仅因为这样就几乎无法思考接下来找到那个小可爱之后所要干的事情了——是先一点点撕下那个人的皮肉,还是剜去他身体的某一个部位?是要一点点打击那个人的灵魂,还是……哦天啊,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想法去思考这些被刻在骨髓之中的本能了,他现在只想找到那个灵魂。

伊泽瑞尔打了个寒战。

暗影岛正如其名。他想着,迈过拦着路的一丛看不出是什么的植物。黑雾弥漫过了他的腰际,再放远望去,几乎什么都看不见。

只是黑漆漆的一片。

说句实话,伊泽瑞尔可一点都不喜欢这里。他不喜欢没有人气的地方——就像这里的阴森,不同于他以前去往过的什么遗迹或者神庙。

说白了,他不喜欢死亡。

哦老天,到底是谁把那该死的宝物扔在这种地方的!伊泽瑞尔朝着被不自然的青色覆盖的天空翻了个白眼,插着腰,叹了口气,继续寻找那个,传说中失落在幽灵尖啸之处的宝藏。

那是一只被海盗劫掠走的活灵,不是灵魂,却也不是活人。大概是介于那两者之间的什么。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抓住他的。然后大风大浪使他们搁了浅,再然后?活灵逃了出来。

天啊鬼知道他在哪呢!

从祖安带来的魔法能量检测器明显在这里起不到什么作用。那就只能碰运气了。伊泽瑞尔赌气似的将仪器扔进随身带的腰包里,手掌下意识的蹭过了手套上光滑的表面。金属的冰冷仿佛刺伤了他,伊泽瑞尔浑身一颤,像是突然清醒过来。

“哦,谢了,伙计。”他小声嘀咕着,嘴角上翘,“看来,也不会是想象中的这么无聊嘛。”

伊泽瑞尔抬起头,他从腰包里摸出了一个白色的球状物体,漂浮的球体突然绽开光芒,破开黑雾的干扰,将前路照的一清二楚。

一声轻俏的口哨,伊泽瑞尔将双手扣在脑后,大步迈向前方。他的眼神有一瞬间的飘忽,但是没被任何人看见。

好戏开演了。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这话对于锤石来说还真不假。

他穷尽了一生(虽然他根本不会因为时间的逝去而死亡)找寻的能让他永不放手的灵魂,现在就在他眼前。

黑雾中飘起幽绿色的光点,莹莹的摇曳着。典狱长提着他的灯笼一下又一下晃着,却紧跟在那个人的身后。

即使是背后的阴影都带着阳光的耀眼。太美好了,太美好了。太想毁掉了,太想毁掉了……

像是着了魔一般的喃喃低语,紧随而来的是阴沉的笑声。锤石举起灯笼,让那幽暗的光散在黑暗之中。

铁链的破空声突如其来,伊泽瑞尔却是早有预料,一个轻巧的侧身,再几步退远。

“真是个没有耐心的家伙,已经跟了我这么久,就不能等我离开这鬼地方再说吗。”伊泽瑞尔笑着埋怨着黑雾中那看不清的身影,下一秒,随着一点点亮起的绿光,他的表情僵在了脸上。

锤石的笑声变的尖锐。

“哦,嘿,你就是魂锁典狱长?”

这下可糟了。伊泽瑞尔一边保持着笑容,一边试图往后退去。暗影岛上的魂锁典狱长?谁不知道那个变态死灵,那样的绿色幽光,一盏骨灯,还有生了锈的钩子,谁不认识。

“我看见你了。”

这句话像是标记,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阴风,从伊泽瑞尔的耳边刮过。

“那还真是巧,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再不溜,天才探险家在此陨落可就得不偿失了。

光球早就被收回了腰包里,伊泽瑞尔此时也顾不上什么。一步,两步,将身体隐在了黑雾里。

原本手套里的能量是为了干掉一些碍事的家伙,现在...刺眼的光闪过,锤石不打算去追。他只是尖笑着,甩动着他的铁链。

太有趣了,太好玩了。那一瞬间的心情变换,一点点的恐惧都能让他像是品尝甘露一般甜美。锤石并不急,他要让他的猎物一点点逃,再让那些希望一点点变成绝望!









伊泽瑞尔缓了一口气,身后的人并没有追上来,他暗自咒骂着那个活灵,却突然想起了什么。

暗影岛,魂锁典狱长......听说他看守着装满了魔法物品的仓库...伊泽瑞尔眯了眯眼,笑的就像一只狡猾的猫。

避开他,带走那些宝物——哦,活灵?那算什么!

于是当他如愿以偿找到那个宝库的时候,天才探险家伊泽瑞尔笑着踏上了石阶。为了避免那个死灵正在这里,他举着手套蓄势待发,随时准备战斗。

“入侵者,或许应该换一个好听的称呼...就叫——”

“我有名字,伊泽瑞尔。”

身后的声音让精神紧绷的伊泽瑞尔下意识往后射出魔法。锤石看着他试图反抗的样子,心中涌起的快感要让他晕眩——魔法,那种打不中他的东西他从不看在眼里......

“Get it!”

魔法光弹在一瞬间击中了锤石的身体,造成的伤害明显不轻。伊泽瑞尔吹了一声口哨,手套立即开始充能,他转身就往着仓库更深处跑去。他可不是不识时务的人,锤石的那一下愣神他可不能错过。

锤石确实愣在了原地——受伤的感觉,他有多久没够品尝过了?近似烧焦的味道在他的感知中弥漫着。那是他的护甲,锤石想起来了。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动过他身上的护甲了,那几乎要与他的身体连在一起。而现在,显然是这年久失修的老家伙救了他。

锤石的笑声更加猖狂了。他觉得这个灵魂已经不是他一开始想像的那样了。这个叫伊泽瑞尔的家伙,比他一生中折磨过的任何一个灵魂都要更有趣,更令人想要将他......

“我会将你带往地狱!”

伊泽瑞尔吐了吐舌头,他在昏暗的长廊间飞快的跑动着。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剧烈的跳动着,原因当然不止他身后的那位典狱长。

有趣有趣太有趣了!大概只有伊泽瑞尔会在这种时候和发了疯一般,脑子里除了跑还有其他的东西。这可不是谁都能有的经历不是吗?更何况,他带回了暗影岛上,那些被记载的失落之物。光是想想都会让人觉得兴奋!

锤石听得到那声音,就像是万鼓齐奏,沉闷却富有活力的击打声要让他身体里的黑暗都为之沸腾。这是他最最理想的猎物和玩具。他第一次决定要把什么东西关在现实之中的地牢里而不是他的骨灯之里。

这样的人,只蹂躏他的灵魂实在是太让人舍不得了。那具肉体在哀嚎惨叫时品尝起来的滋味肯定也分外美味。

锤石加快了他的步伐,他知道伊泽瑞尔最终的目的地会是哪里——

不出所料,他许久未踏足的装满宝物的仓库,早已生了锈的锁被人轻而易举的扯开,那份魔法的气息还弥漫在空气之中。

“我看见你了。”

伊泽瑞尔俯下身,他就躲在仓库的角落里,一座高大的石像能完美的遮挡他的身形,当然同时也遮蔽了他的视线。

心跳越来越快,周围的一切突然都寂静下来。伊泽瑞尔感到不太妙,他听不见那盏骨灯摇晃的吱呀声以及铁链相互碰撞的清脆响声了。

几乎是下一秒,出于最原始的本能。伊泽瑞尔没有半分停顿,早已蓄势待发的手套光芒一闪,他已经站在了仓库的入口处。

自上而下投来的昏暗灯光却将他的轮廓和影子勾勒的明显不过。伊泽瑞尔转头朝着石像后的阴影笑了笑,在下一次钩子袭来之前冲上了台阶。

好吧,这下锤石长久以来没有感觉过的,被人戏弄的恼怒又一次让他感到了不满。他几乎是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追赶着那个不知死活的入侵者。他决定要让他更加痛苦——从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他要将伊泽瑞尔所拥有的,所珍爱的一切都摧毁!他要看着那双眼睛里只剩下绝望和死亡的灰!

“不好意思,中招喽!”

光弹连发,准确无误的击打在锤石的身上,他的灯笼都差点掉在地上,而那具庞大的身体被击后几步,也激起了巨大的尘灰。

“哦典狱长,多谢你的款待和宝物!我想我该走了!”

锤石来不及追上去了,那种奇异的魔法力量,除了光魔法以外第一种能伤到他的元素,甚至还在不断侵蚀着他的身体。

那是他自己的疼痛,那双空洞的窟窿里跳动着的幽绿火焰带着痛苦的光。这种感觉令他无法形容,像是再回到了仍是人类,不被教团里的任何人重视的时候。

不,不不!回来!你是我的!

他讨厌被人忽视,讨厌被人拒绝,讨厌被人敬而远之。

但魂锁典狱长却只能看着伊泽瑞尔的船离开了他所能追赶的范围。他的心情复杂,不知道要从何说起。他甚至觉得,这个人让自己在短短的时间里几乎要尝尽在他仍是人类时的所有情感。

锤石紧了紧手中的铁链,他听见骨灯中的灵魂似乎在讥笑他的无能,于是灯笼里的火焰烧的更加旺盛。

无能?呵,伊泽瑞尔。锤石低低的笑着,身影隐在了黑雾之中。

那是他的玩具,只能是他的。

而他会追赶他到天涯海角,将那满身的希望和阳光,净化成黑暗之中永远无法超脱的绝望。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