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_我要当卡面来打

假面骑士中毒!然而不会产粮,哭了。连补十部最近有在二刷电王和build。
wizard磕爆晴历,我雷晴凛⋯exaid主帕梦帕和九梦九,build主兔龙兔,kiva主牙渡牙,faiz主巧木巧,ooo主映an,w主菲翔菲,电王主侑斗爱理,fourze主弦贤弦,drive主cha刚cha。
希望有人可以和我交换粮食,想磕晴历,侑斗爱理,弦贤弦巧木巧和渡牙呜呜。

除此站定了wz信良信不动了
一辈子待在冷cp的坑里……
诸君,我喜欢Hal Jordan!
cp基本上都能吃
以上x

【信良点梗】在寂静中跳一支火热的舞

【信良点梗】在寂静中跳一支火热的舞

*来自 @puziler 小可爱的点梗
*gay bar
*ooc以及找不到主题严重注意
*私设背景。最近突然喜欢幼驯染。客人信×打工穷学良
OK?

音乐一如既往的带着每一个人的心脏律动。那些闪烁的灯光色彩过于绚烂,到了让人头晕目眩的地步。还有嘈杂的交谈声,弥漫的酒味,还有些……哦,闻上去并不太好的香水味。

这里是张良打工的地方。或许每一个打工赚钱的穷学生都想过这样的地方,但绝不是张良一开始想的那样。

“嘿…呃,张良?你还好吗?”

张良靠在柜台一旁,他将自己隐在不被灯光所扫过的地方,好让他有时间用毛巾沾上冰水敷在他那超了负荷的头上。

“哦我,还好。没事,别担心,我会习惯的……”

他的伙伴被叫过去侍应新的客人了。张良望着头顶那黯淡的毛玻璃,闭上眼叹了口气。

“大概吧……”

这里是个gay bar。要不是他真的缺上这么几千几万来继续他的学业和课外研究,他发誓他这辈子都不会踏足这种地方。

但是没有如果,他现在身上穿着紧身的侍者服,一旁的托盘是他必备的道具。最令人担忧的还不是工作量,而是额外的那些,讨厌的喜欢动手动脚的客人。

张良扯下额头上的毛巾,直起身,再叹了口气。

“哎,客人来了。快过去。”

“知道了。”

——————————————

谁小时候都会有这么一段时间崇拜或者向往身边的玩伴,以至于以为那种情感叫喜欢。

张良的记忆是被夏的燥动和那灼热的红色填满的。

所以当他在这不知道是分开的第几年后见到韩信的时候怔了神——特别还是在这种地方。在,gay bar里。

韩信抬头的时候绝对没想到张良会在这里。他原本以为自从自己转学之后就再也没机会见到眼前这个人了。

命运的玩笑。

所以在后来混乱的包厢里,韩信那群不太,正经的狐朋狗友制造的混乱中。他解救了深陷重围的旧友。

“嘿,嘿!别动。他是我的。”

在这种情况下佯装自己醉了酒还是很有用的。即使是带着个外貌和身材都可以打八分的侍应生提前离场也没人会在意。

“你……”

“张良?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提前下班得到了默许。张良吹着相较之下足够清新的夜风,刚打算向身旁的人发问,他的声音却比张良更快。

口袋里空空如也,生活窘迫这种事……

“没事……你呢?又怎么在这里?”

在没有路灯的那段小巷里,韩信的轻笑格外清晰。

“哦,那群家伙拉我来的……就是,你看见的……”

他可能真的有点醉了。张良搀着半靠在他身上的韩信如是想着。

长久的寂静,两人都不太习惯。

“咳,几年不见,你,怎么样?”

张良在心里暗骂韩信还是一如既往的分不清形式,或许这也是酒精的问题。怪不得他身边的那群人都不太对劲。

你可别还是个天真的小少爷吧。张良想着,但他不会说出来。难道他看不出他现在的处境是要用贫穷来形容的么?

“还好吧,以前怎么样,现在也没怎么样……”然后是饱经生活折磨的叹息,“你呢?”

“我……”

韩信突然停下了脚步,他扶住了墙,身子有些摇晃。就如此顺理成章的将重量全部压在张良身上。

“我想你了。”

暧昧的话语混合温热的吐息点燃了耳畔的空气。

这是个猝不及防的告白。不管是对谁来说。

“你说,什么?”

张良只是当胡话听听,实际上他不信也不敢相信这样……嗯,看上去花花公子的一个人在醉酒后说的话。

韩信环住张良的腰,半眯的眼晶亮的令人惊讶。实际上他根本没有醉。那些动作和外表,全是装模作样。

戏精。他这么笑着评价自己。

然后是齿与肌肤的接触,从耳垂开始一点点下移。还有湿滑的舌描摹轮廓。

张良被压在墙上动弹不得。半推半就的抗拒着韩信的下一步动作——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穿上这套紧身衣的时候是有多迷人,或者说,诱人。

“松手,韩信……”

“缺钱吗?”

他说出来了他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你不会接受我的直接给予对吧。”

他自导自演的戏剧大获成功。

“所以,”韩信咬上那分明的锁骨,轻轻啃噬,“一个晚上,一张支票。”价格,随意。

“来自富家少爷的嘲笑,嗯?”

张良抓住了韩信的手,深吸了一口气。

“成交。”

——————————————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张良还是不太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韩信留下了没有温度的另一半床铺和一张支票。以及,他的手机里莫名多出的一个通讯人。

哦,他喜欢他吗?

那个自带了备注的「Dear」发来的短信。

他已经帮他决定好了他的学校以及专业——该死的正对他的胃口。

还有几个,看起来很符合以前的,而不是现在的他会说的几个字。

「准备好接受来自富家子弟的追求了吗?」

既然有人先愿意的话,何乐而不为呢?

张良知道,他该准备着开始他的全新生活了。

——————————————
于是我决定开车bu很该死的没有赶上八月的最后一分钟我让很想狗带x觉得超对不起点梗的小可爱我知道最后跑题严重而且主题严重不明确……随便看看,随便看看。好像连文风也不太对劲了……明早,今早再慢慢完善希望你们不要打我bu
以上,感谢您的观看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