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_我要当卡面来打

假面骑士中毒!然而不会产粮,哭了。连补十部最近有在二刷电王和build。
wizard磕爆晴历,我雷晴凛⋯exaid主帕梦帕和九梦九,build主兔龙兔,kiva主牙渡牙,faiz主巧木巧,ooo主映an,w主菲翔菲,电王主侑斗爱理,fourze主弦贤弦,drive主cha刚cha。
希望有人可以和我交换粮食,想磕晴历,侑斗爱理,弦贤弦巧木巧和渡牙呜呜。

除此站定了wz信良信不动了
一辈子待在冷cp的坑里……
诸君,我喜欢Hal Jordan!
cp基本上都能吃
以上x

【信良点梗】来做些像个大人的事吧?

【信良点文】来做些像个大人的事?

*来自腾讯的点文x
*不务正业班长信×兢兢业业团支书良
*ooc以及各种偏题严重注意
*背景大概是两个人幼驯染
OK?



“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韩信。”

“是啊,怎么?”

“你能不能成熟点,像个大人?”

从那天开始,张良就再也没和韩信说过话。全班都知道团支书故意避着班长。即使是必要的职务交谈,张良也能用各种其他方式拒绝和他说话。

韩信一开始生闷气,以为张良和他冷战呢。三天没到就撑不住了。不管怎么道歉怎么承诺都没有用。

那天后的一个月,张良的通校手续完成,他不再需要和韩信一个寝室了。

他走的那天,韩信堵在门口。

“子房,我到底,到底干什么了。你要做的这么绝?”

韩信很烦躁,他前一天晚上刚在寝室里发泄过——那指节和手背上的伤以及墙壁上的痕迹就是证据。

但是他上铺的张良无动于衷,依旧安安静静的复习。

张良看了他好一会,然后抬头笑着,握上韩信的手,再将其移开。侧身过了门。

“抱歉,你挡着了。”

这是张良一个月来给他的唯一一句话。

——————————————

“班长,班主任让你……”

“嗳,别,别叫我。团支书一样的,让他去。”

“班长,这次……”

“好好好,懂。看见没,团支书闲着呢。”

韩信一天到晚空闲的开心,中午就去天台吹吹风。反观张良,依旧如此,被韩信推了一堆任务依旧面色不变不改原则不和韩信说一句话——只是他的休息时间被压榨到最极限。

“张良,这次的资料要在明天交上去。”

“好,知道了。”

“张良,今天是名单决定的最后日期,其他班都交了,我们……”

“嗯好,我一会就理好。”

“张良……”

韩信其实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虽然他不和张良一起睡了,但是他知道,这个家伙,不把今天任务完成是绝对不会休息的。

该死该死……韩信一个人坐在寝室的床上把头发挠的乱七八糟。他手上的伤还没好,手臂上又添了新的咬痕。

他还是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对。只要张良只要过来,和他说一句“班长,这是你的工作”就好,什么事都没有了。但他就是不肯松口,到现在是连一个正眼都不愿意给他。

“像个大人……”韩信直直向后倒在床上,看着光线从上铺床板的缝隙之间落下。

这是托辞?还是,他真的惹到张良了?韩信一点也不想去摸清这之中的奥秘,他只想修补一下他们现在这样尴尬的情况。

——————————————

张良在韩信预料之中的病倒了。

果然是个工作狂……

韩信嘀咕着,坐在张良的床边,将其他人买来的礼物或者是花束放在床头柜上,以班长代表全班同学来探望团支书的名义,他好好的坐在这里,看着高烧睡着的张良。

“一句话就够了啊……”

张良的呼吸还缓不下来,脸上的红晕只透着虚弱感。韩信伸手理了理张良的刘海,小声嘀咕着。

“之前你说要像个大人,可我还是不明白你想说什么。”

“我觉得自己已经够成熟了。”

“可你还是在赌气冷战……”

韩信抱着膝,看着张良的睡颜,突然想起一句话。

“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

指尖感受着他过于炙热的温度。从发丝到眉心,然后是鼻尖和唇瓣。

“你在,干什么……”

韩信吓的马上收回了手。然后,在空中一顿,又伸了出去。

“你要干什么……”

张良半睁着眼,皱着眉,看着韩信的动作。

“我知道了,你说的,「像个大人」。”

那双手捧住那张脸,气息混杂,好像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上升了。

“韩信,放……”

然后是唇舌交缠,两个生疏青涩的少年第一次尝试着这种事情。

连心跳也乱了节拍。

“你……”

两个人既谈不上什么技巧,也不知道怎么换气,只一会就分了开来。

“韩信你有病吧!亲我干什……”

“像个大人,你说的。”

韩信笑的轻松。他站了起来,看着张良坐起。再用手撑着身体,贴近了他,再眨了眨眼。

“我!……”

张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好揉着眉心闭上眼拒绝去看韩信。

“我哪里是这个意思……”

“但是你不和我说话,我怎么知道伟大的团支书大人在想什么呢对吧。”

韩信提醒他不应该和他说话的,张良咒骂着发烧让他脑子变得不太好使了,然后安安静静闭上了嘴和眼,决定无视眼前的人。

又是唇瓣相贴的小小恶作剧。

张良没有力气推开韩信,他也没有能力去抵抗韩信。这种尝试所带来的感觉他从未体会过。重要的是,他不讨厌。

好奇心会害死猫。他忘了这句话。

“决定原谅我了吗?”

韩信得逞,笑的狂,让人想往他的脸上狠狠打上一拳。

“我没赌气,也不是和你冷战。”

张良理顺了呼吸,重新看向韩信。

“你像个小孩子,总是需要我去照顾你。像是之前,然后那次,还有最近这一堆害我生病的事情。”

“缓缓,缓缓,别急。慢慢说。要不要我去倒杯水?渴不渴?”

他看着一脸仿佛没有在听的韩信,又叹了口气。

“我要喝水。”

一个小心翼翼的轻柔的吻,落在某个人的脸颊上。

“然后。”

“我原谅你了。”

—Fin—
——————————————

后来班里的同学发现班长勤快起来了。

事事都往自己身上揽。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都是团支书该干的事。

哦,团支书后来也喜欢往天台跑了。

那里有什么好玩的?

谁知道呢。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