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_我要当卡面来打

假面骑士中毒!然而不会产粮,哭了。连补十部最近有在二刷电王和build。
wizard磕爆晴历,我雷晴凛⋯exaid主帕梦帕和九梦九,build主兔龙兔,kiva主牙渡牙,faiz主巧木巧,ooo主映an,w主菲翔菲,电王主侑斗爱理,fourze主弦贤弦,drive主cha刚cha。
希望有人可以和我交换粮食,想磕晴历,侑斗爱理,弦贤弦巧木巧和渡牙呜呜。

除此站定了wz信良信不动了
一辈子待在冷cp的坑里……
诸君,我喜欢Hal Jordan!
cp基本上都能吃
以上x

【信良】深浅

【信良】深浅
*现代AU日常向注意
*曲梗《认真地老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
*ooc严重注意
*七夕快乐

从身后玻璃窗里望出去,这座城市已经睡了。而身前的楼层,早就被黑暗填满,没人还在这里,除了韩信。

毕竟七夕放了假,员工的活总得有人来做。

一旁的手机屏幕才刚刚暗下去,上面最后一条讯息是张良发来的——韩信,我们在一起太久了。

这句话的意思谁都明白。韩信忙的焦头烂额,原本想要回复却也忘在了脑后。

是的,大概真的是在一起太久了。

韩信说不准,他已经回忆不起那种「曾经」的感觉。那种,甜蜜的,幸福的日子。

或许时间无法冲淡一切。但生活可以。

审查完这个季度的报表之后,屏幕右下角的僵硬数字显示着凌晨已过。韩信站起身,却踢倒了多数原本装着速溶咖啡的锡罐。

他转头,从高楼大厦的缝隙间隐隐约约可以瞥见阳光的影子,在能见的天空范围,云朵似乎有一层模糊的金色。

他又想起了大学那会和张良逃课骑车去山顶看日出的事。

眼睛酸痛,太阳穴和脊椎骨也在和韩信抱怨他的加班加点。他现在才想起那条信息——是啊,太久了——当他想要回复的时候,却发现手机早就没电了。

韩信应该苦笑一下,但他不想牵动嘴角的面部肌肉,甚至没想去给手机充电。他原本现在应该满脑子都是怎么去安抚他那个不开心的恋人,但他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把一切都抛到脑后。

爱情这种东西,原来也是可以被遗忘的。

他关掉电脑,拎起公文包,扶正鼻梁上的平光眼镜。他就像这个城市里为数众多的白领一样。整天碌碌无为,生活里大概只剩下了工作。

当年的壮志豪言现在起都去了哪?韩信没心思去追究这个。他呵欠连天乘着电梯下了楼,没有阳光给他温暖,这个世界也没有。

家里是他预料之中的空荡。

他们的爱情大概就到此结束了——没有大概,这是个肯定句。

韩信在心里默默想着,结局如何,又有谁在乎呢。

他只是靠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发呆。他在试图放空自己,但好像总能想起点什么——或许是那些早起的情侣,又或是路边那些鲜艳的玫瑰花惹的祸。

他从大学刚遇到张良起开始回忆,到他们各种巧合的相遇,到确定关系。接下来是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拥抱,第一次亲吻,第一次……

那本该被遗忘在时光里的东西,现在一点点被想起来了。

韩信只觉得头痛欲裂,那些美好激不起他半分心动或者留恋。人心都是冷的,韩信觉得,大概是无所谓吧。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头痛没有半分缓解,韩信扶着额张了张口,却没发出一点声音——他差点忘了张良已经走了。

他发现他几乎没怎么打开过那个装着药物的小柜子,向来都是张良帮他准备好了一切——从胃药到醒酒药。

他试图找到什么能够停止这种疼痛的小圆片,却发现了一个空荡的安眠药瓶。

当然这不是重点,韩信胡乱拿了点药,混着冰凉的水塞进喉咙里,然后重新坐回沙发上。

睁开眼的好久之后韩信才意识到自己又睡了一觉。

他真的是太累了。韩信突然想起不就之前和张良的那次争吵。他对于张良每天都待在家里感到不满,而张良冷眼相待。韩信喝醉了,他讨厌那种趾高气昂的样子。

于是他就按着张良,在他根本不愿意的情况下,在客厅的地板上做了一次。或许是好几次,谁知道呢。

他好像是说了什么特别伤人的话,至少肯定是伤到张良了。

“所以你就可以像个小女人一样在家里只知道吃我的靠我来养活你吗?”

韩信连抬手揉了揉眉心这样的动作都是过了好几秒才意识到的。

就是因为在一起太久了,才会变成现在这种样子吧。

韩信发现他似乎开始有点愧疚了。





张良通宵了一夜,现在却半分睡意也没有。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会开着手机等着一条消息或者是一通电话来表达那个人挽留的意思。虽然他不会回去。

电量已经显示成了红色。该死的,他把数据线落在了家里。

张良的离去根本没有韩信想的那么策划已久。他一直等到后半夜,等到看见阳光在天边微熹的时候,他才从杂物室拖出那个已经满是灰尘的行李箱。

爱情这种东西,什么都不是。

张良想起了之前和韩信的那次争吵。韩信的自我膨胀优越感实在是让他不满。但是他醉了,他受了太多的气。职场这种东西,张良是不想去涉及的。

然后他们就在客厅里开始翻云覆雨。没有多少温柔的成分,全是韩信一个人的发泄。

所以张良没有反抗,也不打算反抗。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一下。,最后在他累的说不出话来的时候抱住了他——不管什么时候,从他们成为恋人到现在,这都是最有效的安慰办法。

韩信在他预料之中的安静下来了。然后这个大男人开始哭,再变成没有泪的干吼。

韩信醉了。他很少醉成这样。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晚上他就像回到了少年,明明还要比张良高出半个头来却抱着他哭的像个孩子。

张良就是那个时候觉得,他们还是恋人,还是相爱的。

“子房……”

韩信用那种嗫嚅的声音,伴着浓重的,令人厌恶的酒味,在他耳边呢喃了一个晚上。

宿醉的后遗症就是选择性失忆。

所以他离开的目的?张良自己也说不清。他的一生里难得有这样不经大脑思考就做出的决定。

他发了短信,装好了衣服,所以他走了。仅此而已。

他俩的故事大概就到此为止了。要他说,就是一部烂了尾的生活肥皂剧。从轰轰烈烈到平平淡淡,没有跌宕起伏的转折,没有精彩迭出的情节。他们在该在一起的时候在一起了,也在该分开的时候分开了。

“嗳……”

电话突然响了,那个备注张良还没来得及改过来,他接起了电话,听那边的声音有气无力。

然后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张良,对不起啊。”

从他嘴里吐出的这两个字张良自己都觉得有点陌生。

“你在道什么歉?”

张良是在反问,他是真的不知道有什么事是能让这个家伙说出「对不起」三个字的。即使是分手。

又是沉默,两个人都不知道怎么继续说下去。

很久很久,久到张良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黑色的屏幕映着他一副憔悴的样子。

手机没电了。

张良不打算回去找韩信,也不打算给手机充电。他觉得这样,和世界断绝了联系,就像是和这个数据流的社会隔离了一样。偶尔也挺好。





“我觉得我对不起你。”

这句话在说出去的时候,空洞的忙音同时响起。

韩信有些呆愣的看着手机屏幕,这次他苦笑了。他想张良大概是不会原谅他了。

他把手机关了机,随手扔在一旁,开始放空自己,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可能这样就好。韩信想。

只有爱情能维系爱情,但是他们都已经没了这样的心。

爱的浅,缘分也浅罢了。





评论(2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