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_我要当卡面来打

假面骑士中毒!然而不会产粮,哭了。连补十部最近有在二刷电王和build。
wizard磕爆晴历,我雷晴凛⋯exaid主帕梦帕和九梦九,build主兔龙兔,kiva主牙渡牙,faiz主巧木巧,ooo主映an,w主菲翔菲,电王主侑斗爱理,fourze主弦贤弦,drive主cha刚cha。
希望有人可以和我交换粮食,想磕晴历,侑斗爱理,弦贤弦巧木巧和渡牙呜呜。

除此站定了wz信良信不动了
一辈子待在冷cp的坑里……
诸君,我喜欢Hal Jordan!
cp基本上都能吃
以上x

【信良】所谓爱情

【信良】所谓爱情

*异界架空pa。一个天使和恶魔的故事。
*角色极度崩坏,私设众多。慎入。
*文风多变。bug一堆。慎入。
*剧情跳跃。题文无关x
*试图甜死人
*OK?→

———————————————————
1.

很久很久以前,神魔两界与人界相通。

人类将恶魔视作污秽邪恶,将天使看成纯洁正义。

于是,天使和恶魔都不得不因为人类的狂热,收起自己的羽翼,隐去自己的力量,将自己幻化成与他们相同的样子混入人群之中。

实际上,神界与魔界一向存在冲突。在更久远的以前,两界几乎倾尽了全部力量大打出手。无数恶魔被净化成为跟随神王的伪恶魔,也有无数天使被污染成为向往魔皇的堕天使。

久而久之,三界互通的入口虽然依旧存在,可几乎可以说是已经荒废。

但,总有人会偶尔突发奇想的好奇,穿过那扇门,去往另一个世界。

“想听个故事吗?”

———————————————————

2.

韩信已经关注那个坐在窗边的少年很久了。

于是活了两百零六岁的,刚刚成年的恶魔告诉自己——

他可能是,坠入爱河了。

韩信是个血统并不纯正的恶魔。从小他就因为一些缺陷而常常被人嘲辱。

一个悲惨的童年。

于是他在自己的法力终于足够穿过界门的时候,来到了人界。在一番辗转赏尽大千世界之后,韩信留在了这里——在人界最大的国家图书馆里当一个图书管理员。

虽然韩信觉得这个工作一点都不适合他的性格。但坐在前台,他就能天天看到他的心上人。那么,日复一日的无聊时光也是可以稍稍忍受的吧。

韩信又一次盯着那个少年出了神。他支着头,嘴角轻勾带着浅笑,配上恶魔天生俊朗的容颜。这样子足以迷倒人界万千少女。

可惜她们不知道自己心中的未来老公是个给。

———————————————————

3.

张良在阳光的照耀下,觉得如坐针毡。

身为天使的他本生性淡漠,不喜与他人接触。奈何人界的书籍和知识实在是让他如饥似渴。最后找遍了整个人界,他来到了这家最大的国家图书馆里,拒绝使用过目不忘的能力,一点点细品纸张上流淌的韵律。

但三个月前,他注意到了那个新上任不久的图书管理员。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有着一头灿烂红发的大男生,总是喜欢在他来的时候给他一个微笑。

职业习惯……或许吧。张良摇了摇头,甩开那些在他看来莫名其妙的念想,然后猛地抬头。

果然,果然,又是这样……

张良微微蹙眉,他将手中的书倒扣在桌面上,站起身扫视周围——一切都与往常无异。很安静,安静到只剩下书页翻动的声音和阳光落地的轻快。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张良揉着眉心长叹出一口气。很久以前开始,每一次低头看书都会有一种被人监视的不快感,每次在他抬起头试图寻找来源时,那种感觉又会恰到好处的消失不见。

事实上,张良每次都会选窗台边的这个位置,再在周围布下一圈结界,让这里看上去与日常没什么不同,只是没人会往这里来坐而已。

但那道目光…总能精确的锁定到他的位置。于是在换了多次座位之后,张良无可奈何,还是回到了窗边——就和恶魔总是喜欢月夜是一样的,天使的法力源于阳光。

要不是因为在人界暴露身份过于危险……张良合上书,纠结了许久之后还是决定将书借回去。若不是因为在人类面前施展魔法可能会招致不必要的麻烦。张良或许早该用他的天赋能力,将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探查一遍了。

或许,该换个地方了……张良这样想着。

——————————————————

4.

韩信紧盯着面前的登记簿,缓缓舒出一口气,试图平复下自己的心情。

还好还好,又差点被发现了。

他毫不自知自己下意识发动了结界无效化的天赋技能。这也是他一直没办法解释自己为什么特别容易饿的原因。

头顶传来谁叩击木质台面的声音,韩信深呼吸一个回合,准备抬头面对他无趣的登记或是解答工作。

却猝不及防的,心跳漏了一拍。

张良只是皱着眉,看着眼前的人盯着他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

“啊,啊!抱歉,请问有什么疑问吗?”

“你好,这本书,我能借回去多久?”

厚重的工具书被推向韩信,好在他还保留着他的理智,记得自己的工作是什么。他假咳了一声,低下头,默不作声的将“备注”一栏涂改成“地址”,递向张良。

“咳,抱歉,借书的话,在这里登记一下。三个月后请一定归还。”

韩信又支起了头,看着张良低头写字的样子微笑。或许只是为了单纯的引出话题,漫不经心的开口。

“今天有什么事吗?难得看你走这么早。”

张良手上的动作一顿,笔尖流淌出的墨迹脏了白纸。他继续填着表,只是从鼻间发出一个单音节以表示疑问。

“不是,以前一直看你一个人在那里坐到傍晚才走,现在……”韩信看了一眼古旧的落地钟,“才十点钟。”

张良心中一凛,能看穿他的结界,却又不会被他发现的…但,面前的人身上,没有他所熟悉的,属于神界的气息……

恶魔。

“好了。”

“嗯……张良?”

韩信装作随意的接过表格迅速瞟了一眼,轻声开口:“不错的名字,很好听。”

“谢谢。”张良出于礼貌回了一句,于是在接过书的时候,他获晓了面前这个大男生的名字。

韩信……

这是他们两个人的初次相遇。也是这个故事的开始。

———————————————————

5.

“早安!”

自那以后,张良总能在早上推开窗户的时候,看见一抹鲜亮的火红。

“早上好。”

他只会微微勾唇轻声这样应着。

韩信实在不像是个恶魔。张良偶尔也会想起那抹赤红。他活了二百二十四年。虽未参加过神魔之战,可神界的伪恶魔他是见过的。但不论是在他看过的哪一本书上,又或是曾亲眼见过的恶魔之中,没有一个能让韩信对号入座的。

恶魔需要沐浴月光来汲取法力,日常作息基本上都是昼伏夜出为主。可韩信白天还要在图书馆里工作,甚至有多余的精力和那些心慕他的女生们聊聊天。

张良总是在疑心这人是否真的是恶魔,他似乎更愿意相信自己是看走了眼。可他每一次撑开结界,韩信总能在他示意时,不费吹灰之力,就和什么东西都没有一样来到他的身边。

他是恶魔。

“咳,子房?”韩信敲了敲张良面前的桌面,将他从沉思中唤回。

“怎么了?”张良将书合上,扫开脑子里对于恶魔的负面评价。他不知道第几次决定忽略现实,将韩信看做是个人类。

“晚上…有空吗?”韩信皱着眉,终还是下定决心开了口,“一起去吃个饭吧。”

———————————————————

6.

那本该是个很严肃的夜晚。

一个天使和一个恶魔的和平会面,千百年来都极为少见。

但餐厅里的气氛实在是浪漫到都有些出乎韩信的预料。

插在玻璃瓶里的玫瑰花上还带着浅淡的水珠,摇曳的烛火在搂着反复花纹的灯罩里飘着袅袅的烟,却又只有令人放松的香。昏暗的环境将一切都渲染的朦胧,暧昧得让人觉得微醺。

韩信原本只是想要试探一下张良对于恶魔的看法。如果不至于反感,他倒不如开诚布公的将他的一切告诉张良——韩信一向认为,爱情是花,在信任里生根发芽,自友情中升华。

可话到了嘴边却是拐了个弯。归根结底还要怪这过于容易让人遐想的氛围和侍者多送上来的两杯红酒。

张良的记忆里,恶魔向来是千杯不醉的。像韩信这种,滴酒不能沾,一沾即醉的,是当了真的少见。

于是韩信摇晃着高脚杯里的红酒,润泽的酒液透过了昏黄的光,在那双眼中落下一片灿烂。

他伸手支起身体,越过桌面,凑到了张良耳边。连呼出的气息都带着红酒的甜腻。

他说,子房,我喜欢你很久了。考虑一下和我在一起吧。

其实单刀直入才是他一向的风格。只是在人界待久了,让他忘了本性。

现在一杯红酒将他唤醒。

张良捧着酒杯,低头沉默不语。然后他抬首,却无意间被韩信眼中的光芒晃了神。

那是来自魔界的,属于恶魔的光芒。

那个晚上,张良鬼使神差地点了头,答应了韩信的表白。但他们在一起,却似乎本就是顺理成章。

那是韩信和张良相识的第二个年头。他们在一起了。

至于之后发生的事……

嘘,安静。

———————————————————

7.

“如果我不是人类,你还会爱我吗?”

“嗯…怎么了?”

“如果我是天使或者恶魔,而不是人类呢?”

“胡思乱想些什么呢…你可别是脑子坏掉了吧。”

张良侧身躺在韩信身侧,浅笑着半撑着眼睑 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身旁人的额头。

韩信握住他的手,十指相扣。他在那指尖落下细碎的吻,弯起的眉眼被洒进窗内的阳光点染,满溢温柔。

“如果我是恶魔呢?”

“我会爱你。”那简直再好不过,他就可以向全世界宣告他的恋情了。

“如果我是天使呢?”

“我会爱你。”虽然,会有些麻烦吧。但那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那……”

“我爱你。”

“我知道。”

这份爱无关他所爱的人是男是女,是人类是天使又或者是恶魔。

只是最简单的。只因为那个人是张良,张子房。全世界对于韩信来说最最独一无二的存在。

所以他爱他。不会因任何事情而改变。

张良知道。韩信也知道。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