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_我要当卡面来打

假面骑士中毒!然而不会产粮,哭了。连补十部最近有在二刷电王和build。
wizard磕爆晴历,我雷晴凛⋯exaid主帕梦帕和九梦九,build主兔龙兔,kiva主牙渡牙,faiz主巧木巧,ooo主映an,w主菲翔菲,电王主侑斗爱理,fourze主弦贤弦,drive主cha刚cha。
希望有人可以和我交换粮食,想磕晴历,侑斗爱理,弦贤弦巧木巧和渡牙呜呜。

除此站定了wz信良信不动了
一辈子待在冷cp的坑里……
诸君,我喜欢Hal Jordan!
cp基本上都能吃
以上x

【信良】要什么罗曼蒂克(上)

【信良】要什么罗曼蒂克

*半机械化特工信×机械师良
*后期有部分信蝉描写?
*有刘邦的戏份,虽然也不是多重要x
*私设有,ooc严重
*智障剧情
*OK?→

——————————————————

局势倒向一边了。

刘邦坐在桌前紧皱着眉,手指不带停顿敲击着已被填满的烟灰缸的边沿。他一遍又一遍浏览着光屏上,密探传来的消息。

“战斗舞姬已确认加入兰舰。”

短短的几个字,所传达的内容可不止这样简单。

人称战斗舞姬,代号逐梦之音,貂蝉。无人知晓她究竟出自哪一个组织,只是她的歌声与舞蹈,对于她的任何一个敌人来说,她的歌声和舞蹈,都是难以解脱的噩梦。

兰舰没有放出消息显然是想以此攻他们个猝不及防。

身为虹舰舰长的刘邦除了叹气,无可奈何 以他们现在的攻击力,想要和逐梦之音抗衡,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子房。”

“三分钟,说。”

加密的通话频道上声纹波动,接入的人显然在忙。

刘邦也不打算多说,他现在的心情烦躁的很:“逐梦之音。”

“……百分之十三。剩下八十七,虹舰不是被俘虏就是永远消失在宇宙之间。”

大局已定。

刘邦向后靠在椅背上,苦笑着长出了一口气。这下可是真的没希望了,张良的计算从未出过差错。不是他想要放弃抵抗,只是……看来虹舰是要毁在他的手上了。

舰长室中寂静到连电流声都被屏蔽。虹兰双方一向敌对。即使明面上没有太大的冲突,暗地里也早已经不知道战了多少次。本就实力相当的双方,现在对方又多了个逐梦之音这样的助力。

胜?希望渺茫。唯一的可能性……

“舰长,有未知信号正在试图穿越……”

手下的声音才刚刚伴着电流声打破沉寂,下一秒就被切断。

“逐梦之影,韩信。向你问好,舰长。”

———————————————————

“子房,如果宇宙第一的特工加入我们,胜率有多高。”

“今早拦截到的信号是他的?”

张良头也不抬,他只关注手上破损的零件,单片眼镜上闪过的维修数据更让他在意。

“是。”刘邦也没打算瞒着,他挠了挠头,叹了口气,“你的工作要稍微的调整一下了。放下所有任务,作为首席机械师,你得配备给他专……”

“拒绝,技术部人这么多,怕是不缺我一个。”

张良是虹舰上的首席机械师,比起技术部那些沉迷于研究各种武器的家伙,他天才的大脑负责的是简体的一切机械配置。可以说,整艘虹舰上的技术师都归他指挥。

让他去专门为一个人研制维修装备,张良自然不干。

“但这次是……”

周围的明亮突然一暗,桌上的应急台灯闪了闪,警报声还未响起就先一步被关闭。张良皱了皱眉,看着橙色的三角毫无预兆的出现。未见其人,傲气的声音便先打断了刘邦的话。

“不愧是虹舰上最隐蔽的机械工作室,很强的干扰力场和电流。”

“可惜还拦不住我。”

面前一点点显现身影的青年嘴角上翘,张良看着他伸来的手,被紧身衣包裹的小臂线条分明。

“是我指名道姓要您的,张良先生。”

张良的眸光闪了闪,他有些惊讶,本应心高气傲的青年,却对他用了敬语?

有心的,是想表现他将自己看的很重要?

“韩信,代号逐梦之影,叫我重言就好。”

他紧紧回握张良伸来的手,欲扬未扬的眉y透着无法被忽略的张狂,却不至于让人反感,似乎他本就该这样。

“幸会。张良,张子房。”

原本同刘邦的通话视频早已被对面的人关闭,只是他最后留下的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张良自嘴角漏出一声叹息,抬头看向眼前的人——现在他是保留虹舰最大的希望了,要留下他。

但张良并不打算搭理他。他曾听闻过有关韩信的事情,留下的印象只有两个——狂傲和受那些他永远弄不懂的女生欢迎

这样的性格……合不来。张良对此下了定义,他重新坐下,将注意力重新放回那个零件上。

“抱歉,我要开始工作了。”

我想你已经可以离开我的工作室了。

他低估了韩信的耐心。

———————————————————
韩信的处理器告诉他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了。

韩信看着桌上的零件一点点被修复,淡黄的光芒自张良手中浮起,附着在零件上,然后再随着眼前人的低语一点点化为实体。

令人惊叹的技巧和能力。

“辛苦了。”

韩信一只手撑着下颔,朝着完成修复的张良勾了勾唇角。

“我不喜欢我在工作时旁边有人。”

他本以为自己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够明显的了,没想到这个人还真能留下来这么久。

“可我还需要你的维修和升级。”

“为什么是我?”

张良蹙起眉,他不明白韩信对于他这么执着的原因。如果仅仅是为了升级和研制装备,说句实在话,兰舰上的徐福,他才是这方面的专家。何必跑来找他?

韩信勾了勾唇角,食指不急不缓的敲击着桌面,轻声开口。

“便携式核融合装置。”

“我所知道的人类里,只有你曾经研制出了它。”

张良瞳孔微缩。他确实曾经研制出过便携式核融合装置,但是他知道这东西会有多危险,早已经销毁,眼前的人,绝对……

“相信我。”

韩信突然起身靠近张良,距离近到可以交换彼此的呼吸。看得见,那双赤色的眸子里是势在必得的光芒。

“我会比那东西,更让你感兴趣。”

———————————————————

韩信散开自己的长发,银白披散了一身。张良看着他像是在诱惑什么似的,一点点,褪去身上那些繁杂的装备和紧身衣。

精壮,没有一丝赘肉的身体在他面前一丝不挂的展现。

韩信凑上,轻笑着在张良的颊边蹭过。他的身体下意识的颤了颤,显然是不太适应这种过于亲密的举动。

“你想表达什么。”

在韩信再一次试图贴近张良的时候,他一把将他推开。他没有耐心再陪这个第一特工玩这种看上去一点意义都没有的游戏了。

“啧啧,我本以为你看的出来。”

韩信的轻笑不改,那眼神中显然是带了点轻蔑。在张良不满的眼神中,他扫开其他的零部件,缓缓躺在了操作台上。然后在令人有些反感的刺目灯光之下,打开自己的胸甲。

错综复杂的线路和闪耀着光芒的能源核心被安放在那在那本该是心脏的地方。

张良确实没有想到。

“半机械化人体……你是从哪里来的……”

他的声音几乎要因为激动而颤抖。半机械化人体,已经是一个很老的课题了。但是像眼前的韩信,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他的完成度都远远高于张良所知的一切机械人体。

韩信只是笑,他并不打算对于他的来源说什么。不知道三个字就是最好的回答。

“所以,现在可以开始我们之前说的了吗?”

韩信随手摸过手边的什么工具朝着张良扔了过去,看着他稳稳接住,不由得笑容加深,朝他勾了勾手。

“按照之前说的。”

“给我升级。”

———————————————————

好了这篇可能不会有后续了你们不用期待了。结局就是之前的预告我不管了。写不下去了啊瘫。其实后面剧情还很长的……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