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_我要当卡面来打

假面骑士中毒!然而不会产粮,哭了。连补十部最近有在二刷电王和build。
wizard磕爆晴历,我雷晴凛⋯exaid主帕梦帕和九梦九,build主兔龙兔,kiva主牙渡牙,faiz主巧木巧,ooo主映an,w主菲翔菲,电王主侑斗爱理,fourze主弦贤弦,drive主cha刚cha。
希望有人可以和我交换粮食,想磕晴历,侑斗爱理,弦贤弦巧木巧和渡牙呜呜。

除此站定了wz信良信不动了
一辈子待在冷cp的坑里……
诸君,我喜欢Hal Jordan!
cp基本上都能吃
以上x

【信良】悔不悔

*ooc和部分私设注意

*死亡描写有

*雷者勿入,多谢。

那是阵突如其来的风。

就和韩信的腹部被人从后一刀刺穿一样猝不及防。

这是能决定战场局势的一击。

原本被压制的一方获得了喘息的机会,对着失去了龙首的兵士高吼着冲锋,突然高涨的士气让他们几乎再不怕死。

所以韩信决定在死前的最后一刻开始恨张良。

他感知着身体一点点,随着流逝的,浸染身下大片土地的血液一同冰冷。赤红的眼已经无了神采,但依旧死死盯着张良的双眸,那瞳中有他曾最爱的天空。

他用尽一切力气和希望,连半分声歇也无,只是找寻着那抹蔚蓝流转之中,除却冰冷以外的其他感情。

但他失败了。

韩信死在了张良手下。

他不甘啊,他也恨。韩信无法释怀。

那个人,即使是欺骗,也不愿意在最后,留给他一丝微弱的光。

必将,百倍奉还!

韩信给自己下了咒,他以无止境的转世为代价,生生世世都要携着过去的所有记忆,去找到张良。

他要报仇。

韩信每一次,每一次都会告诉自己,他这么做,是要报那背后一刀的仇,他要用同样的方法让张良生不如死!

但他知道自己终究骗不过自己。

不就是,想知道他究竟是不是爱他的吗。

幼稚。

于是一次又一次,不停的循环,不断的相遇。

韩信每一世总能找到张良。他的容颜与记忆中的一般,姓名也不曾更改。

他用尽一切方法去接触张良,不论身份差异有多大,韩信永远都会成为张良的爱人——对于韩信来说,所谓的爱人。

仿佛这样,似乎让他爱上自己就成了韩信活下去的唯一意义。

但韩信错了。

他成为一方地痞霸主再走向毒贩头子,却在名为张良的黑客的操控下,倒在淋漓的弹幕之中。

他成了教廷的特使,却在身为主教的张良的浅笑之下,看着自己的鲜血一点点漫开,浸染白色的大理石地面。

他成为东海白龙一族不可一世的皇,却在仅为人类的张良的手中言灵上败了阵,思维意识随着模糊的视线一起离去。

韩信失败的次数,和他转世的次数一样多。

这是个可笑的,永远无法实现的梦。

他总是在所有人之前,在张良爱上他之前先爱上张良——或者说,在这一世诞生之前,在最初的最初时开始。经过了一世又一世的沉积与发酵,和恨与挫败感一同叠加占据韩信脑海的。

还有他从未改变过的爱意。

紧紧的,像是寄生植物的无数根系扎进他的心脏,攫取着所有的养分。这是痛苦的根源,无法挣脱的枷锁。

于是,韩信终于在寻找到人海中那抹他绝对不可能认错的身影时踌躇了。

他伸出的手悬在了空中,不知是该向前还是缩回。反倒是前面的那个人先有了感应,那双蔚蓝的眸清澈无比,看了看那只顿住的手,再望向韩信。

“你好?”

韩信笑了,然后落荒而逃。

命运的交集无法扭曲,他知道他们还会再次相遇。这是个错误的开始,错到可以让这个傲气凌天的人跪在地上掩面却放声大笑。

透着绝对的哀伤。

他累了。

历史没有前车之鉴,一切的一切都是周而复始。

这是韩信再熟悉不过的战场,他每一次都要不断的回忆着在这里发生的事。他驾马提枪,英勇无畏,冲杀战场。成了敌军眼中的杀神。

他牵着缰绳,眯眼眺向远山沙尘滚滚。这一次他没有想,若是战胜之后他该要如何向他心悦已久的人袒露心意。这次他在想……

刀刃一如记忆中那般刺穿了腹部,韩信低头,赤红沾染了银甲,格外刺目。

“你来了啊。”

他只是轻轻笑,转身看着张良那双再无感情的眸子,缓缓的动了动眼睑,从马上翻了下去。

“我爱你。”

但在落马前,他抱住了张良。看着污秽的红脏了浅黄的衣,笑的开心。

“所以我许愿魂飞魄散,以求永生永世,不再见你。”

这是韩信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没有对他又敬又爱的军师用敬语。

「我对你,已失了心.」

韩信死了。

轮回中止。



“你确定他有你所说的这么厉害?”

“百分之两百。他是我创造的,这次的任务他绝对可以完美完成。”

被深藏在舰船深处的研究室,被封藏在培养室中的实验体。

橙色的液体缓缓流出,玻璃舱打开。

“启动。”

眼睑撑开,那双橙色的目中是无机质的冰冷流光闪过。

“人工智能,编号WZ150D2。韩信,代号,逐梦之影,向您报道。”

金属长枪被配备到他的武器设定中。测试时,进攻,防御的姿势,几乎要让张良悲恸颤抖。

韩信不知道,也永远不会知道。张良在听到他阖上眼睑之前说的那一番话时是有多么慌张。

他怕,他怕韩信真的会这样就此消失。不仅从他的生命里,还是从整个世界上。

所以,他究竟耗费了多少心血,付出了多少代价去找寻收集那四散的灵魂。韩信也不会知道。

这是他唯一能拯救回来的啊。那残存的灵魂。

那是他的将军。

“任务下达,潜入敌营,夺取幻影之鲲。”

“收到。”

全舰的人都知道舰上第一的机械师整日沉迷着他的人工智能。

在那个研究室里,张良散下韩信的长发,轻柔梳着,却感到悲哀。

这不是他的颜色。

这里没有人,也不会有人。但张良还是下意识的扫了扫周围的一切,轻轻动了动唇,将手指按在那光滑的脖颈之后。

“重言。”

“指纹,声纹已识别。密钥口令通过。启动隐藏程序文件。”

“韩重言……”

“…子房?”

这是个永无止境的轮回。
——对于张良来说。

他永远也拯救不了韩信。


炮火击破了橙色的防御AI力场。无尽的子弹全数倾泻在韩信的身上。伤害已经远远超过了他所能自我修复的范围。

他没有用他那无人可敌的长枪,也没有开启武器干扰系统。他只是在逃,即使速度不减。

因为他的双手正圈着他的创造者。他要保护他。

名为“感情”的程序,一旦开启,就再也无法关闭。

“子房,子…房……”

韩信的声音因为震动和线路的连接不稳定而显得断续。

“那个故事……”

张良愣了愣。

“那个,经历了无尽轮回,只为找到他所爱之人,即使不得不亲手杀死他的人……”

张良想起来了,他给韩信讲过这个故事——由他亲身经历的故事。

“那个人…”

“你还没有告诉我,他悔不悔?”

张良愣住了,泪水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

“他,不悔……”

一个爆炸绽在韩信的身后,气浪差点要将他的身体掀翻。一个踉跄,他稳定住身形,顾不上其他,躬身滑进拐角。

巨响盖过张良方才的话,他只能看见韩信皱起眉,将他搂得更紧。

韩信耗尽了最后一丝能源核心所提供给他的能量,将张良强行塞进逃生舱。而韩信,理所当然地留在了舱外 ,面向了爆炸,和随时可能会到来的敌人。

他的背后,映在张良的眼里 那破败断裂的机体表面和暴露的线路管道。触目惊心。

“韩重言!你进来!”

他耗费了这么多,他怎么可以死!

韩信侧过头,伸出食指,抵在微微勾起的唇上。那一瞬间张良愣住了。

燃烧的火焰将他的白发映成了赤红,熟悉的笑容将尘封已久的记忆一点点剥丝抽茧,回想起当年。

“…将军…”

他笑的更灿烂了,眉眼都弯了起来。然后,他扯开了自己的胸甲 牵断了一根赤色的线。

“自主毁灭程序启动。倒计时开始。十……”

韩信轻按下一旁逃生舱的弹射按钮,倒数开始。

“子房。”

他的声音几乎要隐在渐渐接近的炮火声中,张良眯起眼隐约辨析出他的唇形,是在叫他。

他看着韩信一点点远离,突然一顿脚步。再侧头,唇形微动,用谁也听不见的声音传递着讯息,笑着。

推进器启动喷射,人工智能机械体自爆后的气浪也助了一把力。

那句话,最后的几个字……

张良长久的咀嚼着,在远离了爆炸和炮火,在独自一人的寂静之中。学着最后看到的模样,缓缓张口。

——那是每一次,每一次韩信一直想说的。

“我也不悔。”



————————————————————
写到最后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反正就是一个这样的故事!希望看着不会感觉时间轴混乱……

评论(4)

热度(30)